第二十二章 魂归何处(完) 宝马娱乐在线:黑暗
分类:中华文库

响声震天;防御塔楼在向天空发射着导弹,喷射着愤怒的破坏性火焰。导弹离开保护管之后一定一直在瞄准,因为它们的目标很近,而且还在向前逼近。莫迪丝跑在阿多的前面。外工事墙和内掩体之间是一片尘土飞扬的地面,地面上方弥漫着灰烬和浓烟,燃烧的泽格族尸体碎片像黑色的雪片一样从天空落下。酸性喷溅物溅到地面升腾起阵阵浓烟。阿多跟在莫迪丝后面猛跑。他们和内掩体之间的街道从来就没有显得如此遥远。阿多立即跳到街道上。他边跑边抬头看,拼命地保护自己。由于不断受到酸性喷溅物的腐蚀,他头顶的防御塔楼已经是伤痕累累,由于结构不牢固而歪斜了。他们远处的天空是一道滚滚的火焰和浓烟之墙,天空只是在混战间歇才偶尔露出几块。掩体就在他前面。掩体主舱门开着,他可以隐约看到里面有个人朝他招手示意他过去。然后他听到声音——一种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那是淹没了激烈战斗声的巨大轰鸣声。他抬起头。是营救飞船!它们急速穿过大气层,产生巨大的热量。柯哈之子的飞船划过天空,飞船拖出的火焰尾巴向西方的马赛拉航空港逝去。它们很快就会达到地面——飞船救人的时候,也正是最易受攻击的时候,时间。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高斯来复枪突然从掩体的所有枪眼里开起火来,阿多这才被惊醒一样快速行动起来。他奔向舱口。一只手抓住了他,把他拽了进去。他的脚刚刚离开门缝,门就“砰”的被关上了。阿多挣扎着站起来。莫迪丝正从一个枪眼向外开火。伯奈利把他拽进来后,喊了一句他没有听清的话,然后就把枪架到了一个枪眼上了。阿多迅速在伯奈利旁边找了射击位置,把枪架好,然后向外望去。海德拉刺蛇潮水般越过基地外围工事。它们已经向地雷阵扔出了足够多的海德拉刺蛇,现在已经没有地雷了。基地建筑周围一定已经有了成千上万的死尸,但是它们仍在源源不断地过来。现在它们像可怕的潮水一样涌过防御工事墙,大批向掩体接近。信道仍在发出声响。“项!报告!”“项倒下了,中尉!我们必须从这里出去!我阻挡不住它们了!”伯奈利一边开枪一边大叫。阿多也跟着他大叫起来,他把死神从枪口射出去,耳朵里兴奋的鸣响使他情不自禁地大叫起来。恐怖的黑色浪潮试图从死尸上越过来,但是战地上收缩的火力牵制了它们的行动。死尸在它们面前越堆越高,它们向掩体没能迈近一步。“迈尔尼科夫!你听到了吗?”阿多扔掉一个弹匣,就算是他把新弹匣推上膛时,手指还仍旧扣着扳机。“这里有点忙,中尉!”“我们马上就来!”“什么?”“我们马上撤退到你所在的位置!”“明白,”阿多严肃地答道,“伯奈利,击退它们!我去一下后门!”阿多移动到掩体后部。从枪眼他可以隐约看到装甲车平台在他的左侧。还可以分辨出装甲车后面是位于指挥中心两侧的两个掩体。左侧的掩体是项所在的位置,但是现在已经挤满了海德拉刺蛇。阿多能看到即使掩体燃起了熊熊大火,海德拉刺蛇仍在撕扯着电镀板,把焊接缝撕开。再见了,项。阿多心想。海德拉刺蛇也在撕扯着右侧的掩体,但是右侧掩体突然亮起了一道光。阿多意识到是卡特。等离子武器喷射出的滚动火焰距离越来越近。阿多从枪眼向外开火,把那些企图从侧翼包围并进攻他所在掩体的那些海德拉刺蛇打死。最后,阿多用手用力按开后面的舱门。布莲娜先踉踉跄跄跑了进来,她和廷克·詹司拖着那个该死的箱子。他们都重重地瘫在了电镀地板上。卡特站在开着的舱口处,向掩体里退时,发射出的等离子火焰把几只狂怒的海德拉刺蛇烧焦了。最后发射了一次后,卡特退了一步进了舱口。阿多立即把舱门关上。他们从掩体的各个方向向外射击。被打死的怪物迅速堆积成一个个发亮的尸体堆。突然泽格族停止了前进。海德拉刺蛇撤退到内层基地建筑阴影里。没过多久,就一个目标也看不到了,于是他们停止了射击。“嗨,到底发生了什么?”卡特询问道,“它们放弃了?”阿多不知道布莲娜中尉是因为兴奋还是吃力在喘着粗气,“不。它们从来就不会放弃。它们只是在召集队伍……积攒力量。一旦准备好了,它们就会走到这里把我们给消灭了。”伯奈利紧张地笑了起来,“哦,那么,只要我们不输……”“我们已经输了,”布莲娜说着把头盔打开,用手指把短发向后梳理了一下,“一旦它们决定发动进攻,我们就连10分钟都坚持不了了。你们看到那些飞到马赛拉行星的飞船了!他们现在在地面上——可能正在用装载机向大型民用运输飞船里大量运送乘客。它们是地面上的活靶子,我要告诉你的是最快的也不会在40分钟内返回。有的飞船需要的时间要更长。”“那又怎么样?”伯奈利耸了耸肩,“这些泽格族懒汉不可能在半天内穿越那么远的距离,更何况是在一个小时之内呢。”“问题不在于爬行的泽格族,”莫迪丝摇了摇头,“可怕的是会飞行的家伙——那些飞螳。把它们留在这里的惟一的东西就是那个箱子。一旦箱子被毁坏,会飞的怪物就会直奔空港,那点距离对它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我们只需要再坚持30分钟,”阿多说,“只是糟糕的30分钟。”“对,”布莲娜冷笑道,“谁又会为你争取这30分钟呢?”“我会。”大家都转过头去。是廷克·詹司。“我去。我会为你们争取30分钟,”工程师镇定地说道,“但是我需要帮助。”伯奈利从枪眼向外望去,“嗨,我想它们马上就要逼近了。”“你得让我进到工程机器人里面去!”詹司说,“快点!”布莲娜想了一会,然后决定下来,“卡特!迈尔尼科夫!你们听到他的话了吗!把他送进一个工程机器人里去!”“外面有进攻!”伯奈利大喊道。阿多把后舱门撞开。卡特做了个鬼脸,然后从舱门跳了出去,詹司跟在卡特身后,疲惫的他看起来很虚弱,走路摇摇晃晃的。阿多跟在他们身后也潜身闪了出去,随手把他的战斗头盔合上,他这样做并不是以为合上头盔会起多少保护作用。地面上铺满了泽格族进攻者的死尸。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想。他们一路跌跌撞撞穿过黏滑的地面向装甲车平台跑过去。最近的一个工程机器人矗立在燃烧着熊熊大火的工厂前面。詹司把前人口舱门闩拉开,液压门吱扭一声就开了。“快点!快点!”卡特紧张地催促道。詹司爬上去进了作战室。入口舱门开始平稳地慢慢降下。“它们来了!”布莲娜大喊道。阿多可以看到它们来了。它们围着工厂、建筑周围工事和指挥中心发动了冲锋。它们到处都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卡特问詹司。“马上回去!快!”詹司回答道。“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阿多被詹司的话震惊了。“快走,尽可能阻止它们!”阿多没有时间争辩了。他和卡特跑回到掩体那里。他能看到曳光弹从各个方向的枪口喷射出来。海德拉刺蛇从地面拥向掩体。它们的甲壳膨胀起来,能穿透装甲层的骨刺也为发动进攻做好了准备。海德拉刺蛇开始进攻时,阿多刚好走到舱门。海德拉刺蛇用骨刺刺穿开着的舱门,把他的战斗服外层像棉花一样地划开。他的腿突然感到一阵巨痛,骨刺已经划透了战斗服,伤到了他的腿,骨刺闪闪发光留在了腿部。卡特把他扶到地板上,“你还没死吧?”阿多痛苦地皱着眉头,不愿意看他的腿,“还没有。”他们在各自的射击枪口处各就各位,担心怪物随时都有可能发动下一次进攻。突然,掩体的装甲外壳响起刺耳的声音,好像有上千个标枪同时投刺到上面。金属外壳不断受到重击,布满酸性物质的骨刺每击打一下,金属外壳就飞溅出一片。“打死它们!在它们杀死我们之前把它们打死!”布莲娜怒吼道。头顶的装甲外壳已经向下坍塌下来,巨大的锯齿物向他们逼近。阿多疯狂地从枪眼向外扫射,他看到工程机器人开始动了起来。工程机器人的动作根本就引不起掩体周围怪兽的注意力。这些怪物看起来急于攻人掩体,所以对那一个工程机器人的动静根本就没有注意。如果我能跑到某个秃鹰摩托那里,阿多疯狂地想道,我就能逃脱……我就能……他摇了摇头。如果他活下去的话那谁会死呢?他可以用自己的生命换取那么多生命,如果他逃跑了,会有多少人死去呢?没有人会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那些曾经关心他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下落。也许上帝会知道。无论联邦告诉他他是谁,他最终知道了他是谁,而且他知道他拥有可以奉献的、属于自己的东西。工程机器人隆隆地走向掩体。廷克早就把一堆装甲电镀板放在了掩体外。阿多突然想是不是这位工程师早就有所打算。詹司用工程机器人巨大的手臂把电镀板抓起来,看准掩体,找到最薄弱的地方,把镀金板扔到上面。詹司用一只机械手扶稳电镀板,用另一只机械手启动等离子焊接器,开始加固装甲外壳。怪物一定已经意识到了詹司在干什么。有几个海德拉刺蛇突然转向工程机器人。卡特和阿多都看到了那几只海德拉刺蛇的行动。他们马上转移火力。“阻止它们,他这样说过!”卡特冒着大汗冷笑了一声,“我们怎么能阻止得了呢?”詹司继续围着掩体忙碌:尽快地焊接、加固更换电镀板。陆战队员们不停地向进攻者扫射,把进攻的海德拉刺蛇一排一排地打死。战斗进入僵持状态。阿多手套握着的枪都变热了。海德拉刺蛇不断破坏着掩体,詹司不断修复着掩体。“嗨,我想还管用!”伯奈利笑着说,“我想——”海德拉刺蛇潮水般涌来。“不!”阿多怒吼道。詹司在工程机器人里看不到它们的到来。几只海德拉刺蛇向工作中的工程机器人喷吐着酸性物质,工程机器人受到了严重损伤但是仍在运转。突然恶魔似的浪潮涌向詹司。它们蜂拥在工程机器人周围。詹司试图把它们从机器人外壳上打下去。但转眼间,它们就把他和整个工程机器人都拖了起来,从枪眼的视线里消失了。“它们把詹司杀死了!”卡特声嘶力竭地喊道。“我们失去了他,我们太没有用了!”布莲娜也声嘶力竭地冲卡特喊道。突然卡特大叫一声,把舱门打开冲了出去。一束束等离子火焰从枪眼里喷射出去。阿多根本就分辨不出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突然,他看到了卡特,大块头的他正站在舱门外猛烈地扫射着。阿多的枪突然沉寂了。他把弹匣扔到一边,然后,马上又从头顶的架子上拿起另一个弹匣。弹匣一个也没了。“我没有子弹了!”阿多大喊着。布莲娜扔给他一个子弹夹。“打得准点儿,小伙子。我们的子弹都不多了。”他把子弹夹推上了膛,又回到枪眼那里。卡特不见了。阿多急切地从枪眼向外看,但是哪里都不见那个大块头的身影。“廷克!”他从信道上呼叫着,“卡特在哪里?”“它们……不见了……它们把我包围了!坚持不住……”布莲娜突然从枪眼向后猛地一退。一只海德拉刺蛇把骨刺从枪眼伸了进来,在中尉战斗服的头盔上横扫过去。骨刺从中尉的头穿了过去,把她的战斗头盔钉在钢铁支架上。L·Z·布莲娜中尉被站着钉在了那里。阿多看了一眼伯奈利,又看了一下莫迪丝。“我要去救詹司。他可以为你们争取一点时间。伯奈利,你还有子弹夹吗?”“还有。”他叹了口气。阿多看了看莫迪丝,“他会照顾你的。”莫迪丝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一边。“在另一个世界相见吧。”阿多对他们说道,然后向舱门走去。“嗨,兵娃儿?”阿多回头看着莫迪丝。“求你了,阿多,”她哭泣着,“不要离开我。”“谢谢你,兵娃儿。”阿多点了点头,然后把门开关打开。高斯来复枪立即在他训练有素的手上开起火来。联邦把他训练得非常好。他不断变换着射击目标,使得海德拉刺蛇不能前进一步,还把它们从工程机器人周围赶走。他站在在劫难逃的掩体外,突然感官变得异常地灵敏。周围的世界变得比他这些年来记忆的都要清晰,也许比他所经历的还要清晰。他把眼前的一切都照单全收:他一直都在抑制的恐惧,指挥中心上空在夕阳西下中变成薄云的浓烟,声音,气味,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非常清晰的。阿多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但他知道有一样东西是永远都不会被夺走的:那就是比任何战场上所经历的胜利都光辉无比、令人欣慰的胜利。最后一发子弹用完后,阿多抬起头。载人飞船正载着宝贵的生命,飞向落日,这是他最辉煌的一天。一百道——也许一千道——尾气流轰鸣着爬上高空。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是谁为了他们的生命浴血奋战。他们永远不会听到他的名字,也不会为他唱赞歌。只有他知道自己的胜利。一团漆黑笼罩过来,阿多为自己的想法微笑着。撤离的飞船拖出的尾巴……全都是灿烂的金色。

“你简直就是疯了,你知道不知道?”阿多环顾作战室。他看到大部分人脸上都显示出同意卡特所说的话的表情。一股火花从作战室天花板上喷溅下来。廷克在外面的一个工程机器人里面。他已经把大部分破损的天线和传感器探测器都清理走了,并把落下来的壳体吊到了原来的地方。现在他正在屋顶往被酸腐蚀的地方焊接电镀合金板把天花板固定。剩余下来的东西都被搬回了作战室里。阿多面对的是同一个早晨共同出发的一个排所仅存的几个人,那个早晨对阿多来说已经显得很遥远了。麦里士列兵疲惫地坐在侧道上,两条腿搭在一个控制台盖子上。他是延森领导的那个班里仅存的一个人了,所以他现在根本就不想看阿多。列兵伯奈利和项靠在麦里士对面的地面控制台上。项的眼睛看起来很茫然,而伯奈利的眼睛好像激光一样能穿透阿多。布莲娜中尉背对着作战室,站在项和伯奈利身后的侧道上,她双手抱在胸前。有人可能会想她是在通过破碎的窗户凝视着黑暗的远处,但是阿多知道她什么也没有看,她的心思在房间里。穿着喷火兵战斗服的大块头卡特毫不隐藏自己的想法。他在电梯间前刚刚电镀过的地板上大步地踱来踱去。“你他妈脑子绝对疯掉了!”“也许。”阿多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拨弄着身边的金属箱子,它歪歪斜斜地躺在变形的指挥岛上。莫迪丝靠在指挥岛上一个砸碎的控制台边,双手插在连体工装的口袋里,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地板。“也许我疯了,但是我认为这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区别,但可能对很多别的人来说却很不同。”“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分别?”卡特打了个哈欠,“你想把泽格族的归航信标打开——把一万个刻度内所有的飞螳、海德拉刺蛇还有那些我也叫不上名来的什么怪都赶到我们这里——你还觉得我们会不介意吗?”“我并没有那样说。”阿多摇了摇头。“天哪,我希望你没有那样说!”“我说的是,那对我们来说不会产生什么分别。”阿多把战斗头盔放在箱子上面,摘下战斗手套,“听着,联邦把我们扔在这里等死——妈的,他们根本就希望我们死了才好!即使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也不会回来营救我们的——不会营救这个行星上的任何一个人。动动脑子想想吧,卡特!联邦的秘密武器泽格族已经到了这个行星。我们已经拿到了证据,就在这个箱子里。你认为他们想让人知道他们应该对这个行星的毁灭负责吗?”伯奈利开口说道:“可是……可是那些哈可之子还是柯哈或者其他什么之子是怎么回事?他们的营救船马上就要来了。我们不能和他们联系上吗?”阿多点了点头。“我们可以和柯哈之子进行交易。我们用箱子和他们交换,可能会有办法离开这个行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必须突破泽格族的前线,找到他们,和他们进行交易。但是那些柯哈之子也有他们自己的算盘。他们开过来的营救船是不足以营救这个行星上所有的人的。仅仅是出于宣传而已——做出高姿态,救出几个人来。他们不想让所有人知道的是,他们也应该对泽格族的到来负责。”项突然转向阿多,“那群柯哈?我认为他们是联邦的诡计。”阿多转向莫迪丝,“告诉他们。”莫迪丝不安地动了动,“的确,你可以和柯哈之子进行交易——”“不,”阿多说道,听到阿多说话的声音,莫迪丝皱了皱眉头,“快告诉他们是谁启动了这个装置!”莫迪丝还是低头看着地板,“为了事业的继续,肯定是要有牺牲的。是…是联邦的暴行让叛军别无选择……所以……他们只有使用那个装置,防止联邦进一步侵入。只依靠他们自己的武器抵抗的话一一”“天哪,迈尔尼科夫!”项震惊了,“那是大规模屠杀!是行星大屠杀!”莫迪丝抬起头来,眼睛不停地眨着,“柯哈之子有权要——”麦里士不屑地向地上吐了一口,“哦,闭上你的嘴,女士!柯哈之子和联邦一样根本就不在乎平民的死活。要我说,他们不过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一一都是阴暗的。”阿多悲哀地摇了摇头,“事情结束以后,那帮柯哈会和联邦一样不想让我们还喘着气。联邦可能造出了箱子,但是是柯哈之子打开了箱子。我们都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死了多少人……而这些全都因为他们双方。”他叹了口气,“不,弟兄们,我们全都已经是死人了。剩下的事情仅仅是我们决定怎么死,为何而死。”“哈,说的倒是挺动听,”卡特鼻孔张得很大,嗤了嗤鼻子,“这么说你们都是英雄,都是奉献者了,迈尔尼科夫?你可刚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英雄!你倒是很愿意牺牲绿洲那儿的瓦博斯基——而且愿意得很呢,我说的没错吧!现在你是个伟大的人,想牺牲起我们大家来了!”“那里有很多个家庭,卡特。”伯奈利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有妇女和儿童……”“没错儿,其中还有我的家人!”卡特深邃的眼睛湿润了,“但是我绝对不会因此而同意你的建议的!”“在我看来,你一登上这个行星就想着打仗了,”麦里士也在一边说道,他越说声音越大。这个列兵根本就不把卡特放在眼里。“现在你是想从后门逃跑了。”“卡特这辈子就绝对不会从后门逃跑,老兄!给我一场实实在在的仗打!把它们都拿过来,我会把它们的心脏当早餐吃了。但是这个,”卡特气愤地指着阿多,“这个扫厕所的家伙竟然告诉我坐以待毙,去为一帮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什么平民去死,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我为他们做了什么,或许即使他们知道了,连提都不会提一句!那样做是疯了!”“这就是你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卡特?”阿多的声音里透露出了无奈,“你希望有人能给你很高的评价?夸赞你或者为你流眼泪?你能否被当作英雄在这里很重要吗?无辜的人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卡特,而我们是惟一可以救他们的人,我们不应该关心他们知道不知道我们的所为!”“我是来找我的兄弟的。他们在那边,我得去找他们!”阿多想要说什么,但他停住了。卡特的兄弟。他以前根本就没有怎么想过这事,如果说阿多他自己的记忆已经明显地被改造箱改变了,那么他们对这个大块头的岛民又做了些什么呢?是否卡特在现实中真的有什么兄弟?阿多如何来向性情暴躁的陆战队员解释呢?伯奈利叹了口气,“好吧,如果我们必须死的话,我至少想知道我的死是为了点儿什么,而不仅仅为了我的养老金。”“哼,我也是要死的,”卡特大发雷霆,“但我绝对不会为了这个蠢货去死……死的也不会是我一个人!”卡特行动得那么快,阿多根本来不及反应。大块头的卡特快步走向阿多,用右手捏住了阿多的喉咙。阿多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喷火兵战斗服加强了卡特手部的力量。阿多徒劳挣扎着。很快他眼前就看到了闪亮的星星,周围的东西也开始变得模糊了。大家立刻都喊了起来。他用眼睛的余光可以看到人影晃动,眼前看到的只是卡特愤怒的脸和充满杀机的眼睛。一个声音响起,“放开他!马上放开他,卡特!”卡特突然放开阿多,阿多像布娃娃一样瘫倒在地上,深深喘着气。他抬起头。布莲娜中尉用高斯来复枪抵着卡特的太阳穴,“卡特,你想救你的弟兄吗?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可能就在那些等待逃出劫难的平民中?你有没有想过,你营救弟兄的惟一机会就是阻止泽格族在营救之前到达城市?”卡特愤怒地眨着眼睛。他小声回答中尉说:“没有想过,长官。我……我没有想过那些。”“那么就去想想。”布莲娜呵斥道。她尖利的声音充满了震慑力。“我会替你想。没有人让你去想!”布莲娜把枪从卡特的头边拿开,用枪口指得卡特直后退。“我一辈子都是在为了别人打仗,为了别人的理想和别人的事业!迈尔尼科夫说得对!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能换取上百人的命,也许是上千人的命。他们不会知道,不会赞赏,但是如果我必须得死的话,让我为了有价值的东西去死吧!”布莲娜走到箱子那里,迅速坚定地打开了锁。金属箱子被打开了。中尉面对着一屋子人震惊的表情,“据我粗略估计,我们还有大约一个半小时,一个半小时之后第一批泽格族会到达这里。我建议充分利用这段时间。”阿多已经是第四次到各种掩体这里了。他很疲惫,但是他知道过不久他就不会再感到疲惫了。等待他的是永远的漫长的安息。他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盼着安息的到来。他小时候所受的教育不断地浮到他记忆的表层:那些关于信仰和希望的故事,关于死后的故事。他想,在地狱的中心考虑这些问题是很奇怪的。廷克用工程车在指挥中心周围建起了新的掩体,这将成为外围防御工事的防御核心。他们将从外围开始防御,设定射程来攻打入侵基地的怪物。如果泽格族突破了外围阵地,那么他们会退到内层相互连通的掩体中做最后的防御。到了那时,他们会尽可能地坚持……希望坚持得越久越好。同时,麦里士用装甲人员输送车载着其他几个人,从指挥中心搜罗出了所能找到的地雷。麦里士刚才告诉阿多这个主意的时候,阿多开心地笑了。现在列兵麦里士正在围着指挥中心埋地雷,像农民在大农场边缘未开发的地上播种一样。阿多希望麦里士能让所播的种子收获很多谷物。阿多紧张地忙着在工厂里为步枪制造新的弹药。布莲娜还听取阿多关于泽格族从来就不停下来救助它们中的伤者的意见。他重新为制造设备编制生产程序,生产不同于标准设置的空心炸裂弹,这样的子弹射中目标之后会变形膨胀。生产这种子弹是为了尽可能地提高创伤效果,争取尽快击毙目标。阿多想尽快看看它们是不是很好用。阿多走过去的时候,廷克还在南部防御工事掩体那儿忙碌。自从哥哥的运输船爆炸以后,廷克说的话不超过10个字。阿多非常关心他,但是现在没有时间这样做——也许永远不再有时间来关心他了。阿多走到低矮的圆顶建筑前,从开着的舱门走了进去。掩体是工程车建造的标准装备,可以说一旦你见过一个掩体,就等于见过了所有的。掩体厚厚的金属外壳内足以容纳四个人,掩体各个方面都是枪眼。呆在这里不是很舒服,但是绝对是你在联邦基地上所能找到的最安全的地方。掩体一旦建造起来就很难拆开。他走进了掩体中间的隔间,把自己的弹药箱装满。他惊奇地看到莫迪丝正从一个枪眼向外看。“哦,对不起,”莫迪丝说,“我碍你的事了。”“不,没关系。”阿多把弹药箱放下,然后把它们拖到每一个枪眼下方,“你不碍事,但如果你想从这儿往外看风景,那你找错了地方。”“是吗。我可从来没有观光过。”莫迪丝疲惫地笑了笑。然后她从枪眼向外张望,“你猜它们先从哪儿过来?”“我不知道。”阿多说着走到了她身边也从枪眼向红色的平原张望,“我们看到最后一队向西过去了。我猜这一队会最先到达。我看不速之客要先从那儿来。”莫迪丝点了点头。两个人之间出现了片刻沉寂。“嗨,兵娃儿?”“什么事,女士?”“可能我没有机会告诉你……我想你在这里所做的是……”她的声音越来越小。阿多瞥了她一眼问道:“是什么?”“我……我不知道。我想说‘好的’或者‘正确的’,但是这些词语都显得太渺小了。”她把原来抱在胸前的胳膊放到了枪眼下的窗台上,说话的时候把头枕在胳膊上,“也许甚至可以说是……伟大的。”阿多笑了起来,“伟大?”莫迪丝也笑了,“好吧,也许‘伟大’也对。不管怎样,我想对你说谢谢。”“我不会感谢自己,女士。是我让大家丧命的。”“但是会有多少人因为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事情而活下来呢?我以前从来就没有想过。”莫迪丝看着他,“他们也许不会说谢谢你。他们也许不会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甚至不会知道我们是谁,但是我会替他们感谢你的。”阿多点了点头,然后沉吟片刻,“你知道……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了。我已经被反复程序化了,我已经忘记了我是谁,我为什么和将要去哪里。但是总有一个‘我’在什么地方——那是我的灵魂,那是他们不会程序化和夺走的东西。我以前害怕它,但是现在那是我所要守护的全部。你帮助我找到了我的灵魂,女士,为此,我想对你说声谢谢。”阿多俯身拿起了一把新高斯来复枪扔向莫迪丝。他说:“你知道怎么用吧?”莫迪丝抓住枪,然后动作熟练地把枪装上了弹药,“你把它给我放心吗?”“嗨,如果你杀了我们中的一个,那就意味着又少了一个人掩护你!”阿多笑着说。莫迪丝也冲他笑了笑。“我得小心点儿,别杀了你们是吧?”“真希望你认识米兰妮。我想你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她————”“麦里士报告。我看到它们从西方来了。我们有一群敌人来了。”阿多做了个鬼脸,“它们到早了。”

本文由宝马娱乐bm7777发布于中华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二章 魂归何处(完) 宝马娱乐在线:黑暗

上一篇:第十三章 德温特夫人 苏珊·希尔 下一篇:第三章 德温特夫人 苏珊·希尔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