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 ·平凡人生】两个门卫(征文 ·小说)
分类:中华文库

百家姓中是否有农姓,我一时还没研究过,不过,几次的旅途经历,还真让我尝到了农姓的好处。
  昨天上午,我接到驻马店市直一家单位领导的电话,领导通知我近期抽空到驻马店一趟,把我获奖的证书和奖金领回来。考虑到近期我单位里业务的繁忙、考虑到女儿报考大学填报志愿的事儿,我立马答应对方,下午一准去驻马店领奖。
  午饭过后,我又是一身农夫的打扮。“出门了,就穿你刚买的七匹狼衬衣吧。”妻子笑笑告诉我。
  “为什么?”我不以为然地回答
  “出门了,要面见市级领导,不穿体面一点不好看。”妻子给我解释。
  “我也不为了让市级领导接见,穿戴整洁就行了;衣服虽然旧了些,但是,我这身农民的装束——朴素不失严谨、单调不失庄重;从另一方面来说——安全;穿戴不显山不露水,免得都市花心女郎的骚扰,一副农夫装束,更不会有扒手的惦记。”几句自我宽慰地理由后,我揶揄地笑笑,然后掂起一条平时买菜的旧布袋就要出门。
  “还掂你的旧布袋啊?提着你的公文包不也体面些吗?”妻子看看我手中的旧布菜袋,笑笑问我。
  “那是,老朋友了,我这是响应国家禁塑令的有效举措,出门总忘不了带着;至于公文包么,我出门带着扎眼,反而不好!”说完,我把摩托车行车证、驾驶证、身份证等证件往布袋中顺手一装,就向妻子女儿挥手告别。
  我骑上摩托车来到县城,然后乘班车向驻马店方向赶去。
  下午三点,正是上班签到的时候,我按照市领导提前告诉我的地址和单位门牌号码,直接找到了发奖金和证书的单位,来到门卫室,保安把我拦住,上下打量一番后,门卫就问我找谁、什么事,他一脸的疑惑、满脸的诧异和不信任,顿时让我浑身不自在。我立马登记有关信息后,就随机拨通了该单位领导的电话,得到确认后,门卫又是一脸的羡慕,非要带我见领导不可,我说声“谢谢”后,直接乘上电梯来到了办公大楼的四楼会计室。
  “砰砰砰。”我找到要找的门牌后,直接敲响了会计室的门。
  “谁啊?”
  “我。”
  “什么事?”
  “领证书呢。”
  “进来。”
  我推门进屋后,看到两位美女坐在办公桌前,一个在网上斗地主,一个在小声嘟囔着股票、基金等。
  我趁势把身份证往一位稍大一点的女士跟前的桌面上一放:“我叫赵付友,这是身份证,领导让我来领证书的。”
  两位美女上下打量我一番,硬是从头到脚把我看了个遍,然后又互相看了看,微笑着问我:“你是老师?”
  “是的,乡下老师;姓农名民,曾用名叫农民;过去叫民办教师,现在叫乡村教师,不管咋叫,还是姓农叫民;工作时间教书,闲暇时间与土地打交道。”
  “哈哈哈。”两位美女不停地笑着,“你真幽默!你是典型的、真正的乡土作家;我们大家看了你的文章后,一致推荐为一等奖,真的有水平,恭喜你!”
  “谢谢,我是农民,哪是什么乡土作家啊,干完农活,我就教教学生而已。”
  “看你装束是农民,看你的文采像作家。”
  “过奖了,过奖了。”
  一阵闲聊过后,一位稍微年轻的女士拿出一张表单,让我在领钱的地方签字,然后就把1000元现金数给了我,同时又把获奖证书也给了我。我走出房间门口,背后跟着一声:“1000元钱啊,真喜欢人。”
  从会计室出来,搭乘电梯下楼,当我返回到门卫室门口时,门卫很是恭敬地向我问好,一句“请走好”着实让我欣慰了一阵子。
  踏上返回的汽车,我故意咪瞪着问司机:“师傅,到西平去是坐这趟车吧?”
  司机斜了我一眼,买票司乘人员瞟了我一下:“上来吧,一直给你送到家。”
  我立马上车,径直向车的后面座位走去。
  “回来!”我还没落座,司乘人员就是一声严厉的喝斥,“买票!”
  我赶紧沮丧着脸,陪着笑;“对不起,我们乡下人一进城,到哪咪瞪到哪。”
  交钱、买票;落座、休息。
  “也真是的,咱老百姓的,一进城,就摸不着南北,看见啥都是陌生的,农村人进城真难!”我坐定后,也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我身旁的一位农夫模样的中年人就跟我搭话起来。
  “是的,我在乡下惯了,我最烦的就是进城来。”我和“农夫”你一言我一语地东南西北地胡侃着。
  就这样,我和“农夫”越说越熟、越说越对劲,不知不觉中,我俩就忘记了疲劳、忘记了车上所有的人。
  到西平车站了,我和“农夫”一起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下车,突然一声“哎呀,我的手机不见了!”一位漂亮女士的尖叫顿时惊起了一池春水。
  “妈呀,我的衣兜烂了,3000元没有了。”
  “他妈的,我的皮包被小刀划烂了,身份证没有了,钱包没有了。”
  一阵大呼小叫后,大家最终知道:车上司机和司乘人员外,多数乘客都不同程度地被小偷或扒手光顾了一回。
  我和“农夫”顿时也警觉起来。我赶紧打开布袋查看我刚领到的奖金和证书,它们都安稳地在我的破布袋包里睡觉哩。农夫摸摸自己的衣兜,依然完好无损。
  “刚从驻马店汽车站出来时,我就看见两位小伙子鬼鬼祟祟、贼眉鼠眼、尖嘴猴腮的、一派小偷小摸的模样,一定是他们偷了大伙的钱财。”一个中年妇女一直愤愤不平。
  “该死的龟孙,出门让火车轧死他们!”一个很时髦的女郎把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赶紧报警呀,打110也行!”这时,不知是谁一句提醒的话,顿时打断了大家的喧嚣。
  “打你个头啊!”一位很绅士的男士告诉大家,“那俩儿龟孙早就在遂平车站下车了。”
  “啊,他奶奶的!”大家又是一阵子地臭骂。
  最后,不知是谁看出了门道,一个干部模样的男士看我和“农夫”一脸幸灾乐祸、不在乎样儿,笑笑问我和“农夫”:“你俩咋没遭灾?”
  “我们姓农,叫农民;扒手看不起我们!”
  “哈哈哈、嘻嘻嘻。”大伙一阵子笑声,有傻笑、有偷笑、有苦笑、还有皮笑肉不笑……
  最后,大家终于都无奈地下车走人。我和“农夫”最后下车,走出车外,我给“农夫”讲了一个笑话,大意是说,过去教师很穷,为避免外出扒手的光顾,一个老师就做个“我是教师”的胸牌挂在胸前,每次出门总是安然无事。故事杜撰也好,瞎编也罢。“农夫”听后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这天晚上,我把今天领奖回来的乘车遇险记讲给了妻子和女儿听,妻子说我傻样有傻福,我笑答:我姓农,我自豪!

图片 1
  2006年秋天,瑞夏和妻子还有两岁的女儿从旧院子搬进了新买的楼房。
  新房是公安系统的集资楼,南北两幢,共有六层,他们住北楼。几日之后,瑞夏发现小区里有一个门卫,是一个花甲老人,他穿着很朴素,不过在他黝黑的脸上时常挂有一张迷人的笑脸。
   那时候,瑞夏的妻子工作单位在市区,离县城有20多公里路程,所以每个清晨她的妻子动身很早。每次妻子出门都要向那个门卫索要大门的钥匙,这样一来二往便熟悉了。
  门卫姓刘,名宝山,据他自己说老家是河南的。家里有两个儿子已成家,老伴因病去逝了,他趁着身子骨还硬朗,就应聘到了这份做门卫的工作。
  小区院子里有一条狗,样子很凶,那时候瑞夏刚住进来,只要他从大门的边上路过,那条狗总是两眼冒出凶光,使劲地向他吼两声,吓得他总是走一步,回过头再看它一眼。刘宝山告诉他,这条狗其实很温和,是小区里的一个领导买来让他养的。它见了生人就会咬几声,一般它不会对人下口,瑞夏了解了这些,心才安稳了许多。
  一个晚上,瑞夏买了点馒头,正要经过门卫的窗口,看到刘宝山一个人正在做饭,于是顺手把馒头分给了他两个,刘宝山推脱了几下,最后还是接受了。瑞夏没走几步,刘宝山又叫住了他。那个,你媳妇人不错,不要和人家吵架,俩口子要多谦让。听了他的话,瑞夏感觉莫名其妙,最近也没和妻子吵架啊。接着他又说,无论刮风下雨,这个院子里你媳妇是每天走的最早的人。
  回家的几分钟时间,瑞夏突然觉得,这个门卫到提醒了他一件事。让他明白了自己对妻子的许多亏欠。结婚的时候,由于家里经济情况不是很好,为了这个婚姻父母已经负债累累,这个新房还是在舅舅名下占的指标。结婚时,他们也没有去过什么地方度蜜月,瑞夏用3000元给妻子买了一条项链,两件衣服,他的妻子回赠给他一部手机,仅此而已…… 瑞夏觉得这个门卫对人真得很贴心也实在,他有一种能窥视到人的心灵里去的感觉。
  那年冬天,很冷,风呼呼地往衣服领口里钻。那晚,小区里黑乎乎的,瑞夏骑着电动车正要进小区大门,他发现有一个人,正站在小区门口的正中央,一动不动。他一下子恼火了,这什么人,为啥堵在大门口,年轻气盛的他径直把车停在了那个人的面前。那个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近距离的对视瑞夏才发现是一个醉酒的人。他们三言两语吵了起来,瑞夏说,放手!那人说,你是干什么的?我住这儿,你看不出来吗,说完,瑞夏瞪着那个人。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如一颗炸弹马上就要引爆。此时,刘宝山听到吵闹声跑了出来,他连忙过来相劝,老刘你别管!醉汉吼着。刘宝山说,都一个院的,别较劲,一把拽住醉汉的胳膊用力拉进了门卫屋子里去了,瑞夏自言自语骂着,什么狗东西。或许是感觉自己也没吃什么亏,便回家了。
  第二天,刘宝山遇见了瑞夏。他说,那人是楼管,那晚他喝醉了,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没事,知道他是在耍酒疯,我把握着分寸呢,瑞夏说完正要走。刘宝山笑着说,以后邻里相间的多忍让一下。别把事情弄大了,那样对谁都不好。还有在小区里树个仇人,那样也苦闷啊!那天,瑞夏觉得这个门卫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在心里开始对他有了一些敬佩。
  快要临近腊月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小区的院子被厚厚的积雪铺满了,大概清晨5点钟左右,瑞夏听到了院子里的扫雪声。他在窗前一看原来是门卫刘宝山,他正冒着严寒,清除积雪。他想起以前刘宝山的对自己说的肺腑之言,以及后来的拔刀相助。于是他心里暖了一下,便拿了一件羽绒服下楼去了。他给刘宝山衣服,可刘宝山推脱不要,最后瑞夏还是给他披在了身上。
  瑞夏觉得,像宝山这样的热心的人,在这个社会真的是不多了,他能在小区里当门卫是居民的福气啊。
  来年的一个春天,瑞夏路过门房,发现正在装修。打听原由,原来是刘宝山走了。后来,有人说是他的身体不好,还有人说是物业上某个人的亲戚把他顶替了。那一天,瑞夏感觉心里空空的,有一种五味乱觉的感觉。
  新门卫,姓李,名长春,是某派出所的退休职工。和瑞夏住同一个单元,瑞夏在三楼,他在五楼。瑞夏知道这个人后,心里反复地咒骂。因为在刘宝山做门卫的时候,瑞夏就发现有好多次,看见李长春经常在小区外面的花园旁给一个领导陪笑、捶背。他心想断定,一定是李长春把原先的门卫偷偷顶替了。
  小区的门卫房内,重新上了白色涂料,看起来效果到是不错,很是亮丽,但是在瑞夏心里总感觉缺失一种干净。
  有一天,门卫房外堆了一些东西,挡住了大门口的出行道路,瑞夏刚好要出门,于是很大劲地按着车喇叭,李长春出来了,他瞪着瑞夏。按那么大声干什么,年轻人别那么着急好吧。说完,很不情愿地才把东西挪开。就这样,瑞夏对他的仇恨在心里一次次地生长起来。
  没几天,李长春全家人把灶安在了门卫房,儿子,妻子,女儿,女婿,孙子,一大家子人,把那个小房子挤得满满的。并且小区门口的人也一下子多了起来,时常有小孩子来回跑,还有几个人经常在他的小房子里闲聊,瑞夏越发恼火了。
  一个周末,他开车要出门,车子刚驶入小区的门口,李长春的小孙子突然跑了出来,瑞夏一个急刹车,小孩倒是站在了原地,可是瑞夏吓得却浑身冒了汗。他下车找到李长春,你家孙子没人管吗,这小区里车辆进进出出的,有多危险知道不。里面有许多人,一些人说,没事就好,以后看好孩子。但李长春没说话,只是举起手来就打了小孙子的屁股,让你乱跑。瑞夏气得转身就走了。
  经此事之后,瑞夏每次进出小区,有一种不敢走的感觉,怕一下子又跑出个小孩子来。而此时他更恨的人就是这个门卫李长春,他要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他一顿。
  一个夏天,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这场雨一直持续到了夜里。那晚时针指在了十一点半,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进出小区了。瑞夏猫着身子,来到门卫房外面,发现里面的人正在捂着被子睡觉,他手里持着一根棍子,就是想趁他不注意狠狠地捶几下就跑。瑞夏第一次干这种事,他的心里未免有些紧张。他轻轻地推开门,然后把藏于背后的棍子慢慢移到胸前来,此时被子里的人突然说话了,拿快递的是吧,在桌子下面,自己看好名字别拿错就行。这话音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妈的泡汤了,是他的媳妇。瑞夏赶紧改变策略,假装在地上找了一下,然后说了声没有我的,便轻轻地关上门走了。
  后来的几年里,李长春的儿子又生了一个孙子,小区门口每天聊天的人倒是不多了。可瑞夏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时间去找李长春出了这口恶气,他对于这事情在心里开始有了一种消极处理的念头。
  不知何时起,李长春竟然负责起小区里的红白喜事,送请柬,收份子钱,慢慢地大家觉得有他的存在,好多事情的确是方便了不少。
  今年清明节第二天,院子里出了一件凶事,李长春好端端的死了,死在了门房里。
  据说李长春在死前一天,曾和一个居民发生过激励的挣吵,原因是那个人把车辆停在了两个车位正中间,李长春要他重新停一下,结果那个人不同意,就这样两个人吵了起来。隔天早上家人喊他时,发现有些不对劲,摸了他的脸竟然已是冰凉。据说是在夜里突发心脏病死的,瑞夏得知这个消息后,不是兴奋而是害怕,吓得他好几天没吃饭。他想起曾经的那些日子,要是自己去实施自己的想法,或者已是一个杀人犯了。
  李长春的后事,是小区里的人帮衬着办理的,因为他的老家并不是本地的,亲朋好友也很少。还有一件让人难以预料的事是,大家整理门卫房间时,在房间里发现了一个信封,里边有一张纸,上边这样写道:小区的各位住户,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不要惊讶,因为事实即是如此。我知道平时你们看我的眼神,总是低三下三,做着许多事情。其实你们错了,你们本以为是我送礼把原来的刘宝山顶替了,其实他是一个潜逃多年的杀人犯,他曾杀害了自己的妻子,然后这些年隐姓埋名,住在咱们小区里。公安机关也一直在追查此案,但一直没有消息。后来有人举报,说是他和十年前的一宗杀人案有关。于是我和小区里的王局长等几人,多次伪装在小区门口核对此事,经过反复侦察发现此人,正是十年前亲手杀害自己妻子的宋贵生。我们几人为了不引起居民的恐慌,所以一直瞒着大家。我们想找个机会,把这封信贴在公示栏里让大家都清楚真相,可是一直犹豫不绝。我知道自己是心脏病,医生曾经让我戒酒戒烟,我试多次也无法完成。我预测自己可能某一天会突然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就写了这封信,等待某天让大家看到……
  据说那一天,在场的所有人,都哭了,连院子里的那条大黄狗连着好几天都有没进食。那些日子,小区里静悄悄的,特别是瑞夏,他感觉整个小区里失去的不是几个人,而是一种难以回来的生活。

本文由宝马娱乐bm7777发布于中华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菊韵 ·平凡人生】两个门卫(征文 ·小说)

上一篇:第十二章 狼剑飞轮夺日月 【宝马娱乐在线】梵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