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后一位公主 安妮丝公主 胡伟红 【宝马
分类:中华文库

MemoriesintheRain如果我是那雨滴的话……那么,我能够像把不曾交会的天空与大地连接起来那样……把某人的心串联起来吗?井上织姬Part1江城大学门口人头撺动,今天是校庆的日子。一路走过来,我精心设计的打扮果然提高了不少回头率。只是包包里的小家伙总是不安分,几次想跳出来捣乱。“大哥哥,请问礼堂在哪?”我故做可爱的笑了笑,对面的四眼男生果然像被电击一般,顿时屈服在我的石榴裙下。“右``````右拐``````一直``````一直前走``````就就就``````就到了。”“谢``````谢谢谢``````谢谢!”我哈哈大笑着离开,留下一脸自卑相的男生。向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观音菩萨保证,我来这里康彦哥哥绝对不知道。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听说今天校庆活动中他要表演节目,虽然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可就凭我们康彦的英俊长相,单单站在台上就已经很养眼了。礼堂里满满当当全都是人,第一排的位置已经座无虚席了。我灵机一动很快便找到了第二个下手的对象。“哥哥,请问你可以把这个位置让给我吗?”此男生绝对够得上重量级,并且五官分散得比较厉害。凭直觉他应该从出生到现在没有被美女搭讪的经历。“不好吧,我来很早才占到第一排的位置。”早料到你会这么说了。低头、酝酿眼泪三秒钟。“其实``````其实我也很想早一点来,可是``````”眼泪划落,此时我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会心软的,“可是妈妈在医院快要``````今天是姐姐第一次登台表演,妈妈很想来看。从小姐姐的胆子就比较小,一直是我和妈妈在身边鼓励她。爸爸离开之后是妈妈一个人带大我们的,姐姐很努力很努力才考上大学。为了报答妈妈她今天才鼓起勇气站在这里,所以``````所以我必须坐在最前面给姐姐打气!求你,求你好吗?把位置让给我!姐姐``````姐姐真的需要我!”“呜呜呜```````一个座位算什么!”男生“噌”的站起来,一把将我按到上面,“你妈妈的病很重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太``````太可怜了``````呜呜呜``````”他是不是太夸张了?不过算了,座位骗到手了!哈哈!我拍了拍包包里的小家伙,“很兴奋吧?马上就可以看到你的新主人了。”节目一个接一个上演,我却托着下巴打哈欠。什么时候才轮到康彦哥哥啊?四周间或射来暧昧的目光,是谁在盯着我看?拜托!少见多怪的家伙们!连COSPLAY都不知道吗?(注:COSPLAY是一种由真人来扮演游戏/动漫作品中人物的行为。)这身衣服是我好不容易才定做来的,《死神》里夜一的装扮哦!很性感、很PP、很与众不同吧?!“下面是经济系同学表演的舞台剧``````”掌声雷动,还有女生尖叫的声音。没错了,除了康彦哥哥还能有谁能引起如此这般的骚动?“康彦哥哥!康彦哥哥!”我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频频向台上王子打扮的康彦招手。太棒了!王子耶!咦?0_0为什么他看到我坐在下面竟然露出这样惊讶的表情?不高兴吗?嗯!嗯!一定是太高兴了,所以连台词都背错了。等一下!那是什么公主啊?不仅打扮老土,平心而论那样的长相怎么能配得上我的康彦哥哥?“救我!谁来救救我``````”连声音都做作得要命。“我来救你!”我一个健步冲上了台,这就是坐第一排的好处。嘻嘻!我可不想看到康彦哥哥和她亲热的样子,所以嘛``````“熙``````熙熙?”“我的公主!我美丽的公主,我来救你了。千万不要太感动,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现编现演,根本不在意台下爆发出的哄堂笑声,“王子大人还有事情,就让他先走吧,接下来由我保护你。”“熙熙!”康彦哥哥的脸都气绿了。我一把将康彦哥哥揪过来:“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表演天赋?”“你搞什么啊?你怎么会在这?”“王``````宝马娱乐bm7777,王子``````”那个不识趣的傻公主还在一旁罗嗦个没完。“公主殿下,敌人就快要追来了,我掩护你快逃吧!”我一脚踢过去,公主便连滚带爬奔向了后台。什么动静?呀!送给康彦哥哥的礼物跑出来了,这个不安分的小家伙什么时候从包包里跑出来的?“狗狗!狗狗!快点回来。”我顾不上继续演完下面的戏兀自在台上追着刚满月的小狗狗,事情发展到这会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了。台上满地狼籍,台下一片爆笑声。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对不对?学校附近的KFC里,我咬着汉堡一脸傻笑。康彦把袋子递到我跟前:“赶紧去洗手间换上。”“为什么?”“哪有人这副打扮出来的?”“这是COSPLAY知道吗?现在很流行的。在日本、韩国每年都会举办COSPLAY大赛。”对此我简直无限神往,“如果中国也举办的话我一定会去参加的。”“现在不是还没举办么?你快点把这身怪衣服换掉!”“我知道你们学校今天校庆,所以才特地打扮成这样的。”康彦快要被我逼疯了:“只是校庆而已,不是化装舞会!你这丫头的脑袋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我应该去学医,总有一天我要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还有你把校庆活动都搞成什么样了?”我用无辜的语气问:“不是很热闹么?”“唉!熙熙,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你什么时候才可以长大一些?”“长大了你就会娶我是不是?”“熙熙!”“我已经十八岁了。”“熙熙!”“是大人了。”“那就像个大人一样做事,以后不准再恶作剧了。”“像大人一样做事?这么说你同意结婚了?”我的眼睛立刻变成了两颗小红心。“对了!”我把包包里的小狗狗拿出来递到康彦面前,“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你要好好照顾雪娜瑞知道吗?”“雪娜瑞?是它的名字?”“品种和名字都是这个。总之你要好好对它、好好疼爱它。”“熙熙。”康彦为难起来,“你知道我平时很忙的,我怕``````”“你怕雪娜瑞一个人会寂寞吗?那没关系,一会我再去买一只来陪它,这样它就不会孤单了。”“行了``````行了``````一只就好了。”这招果然奏效。“你同意好好照顾雪娜瑞了?”康彦含着眼泪点了点头。我和康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日本的横滨。康彦的父亲是我老爸公司里的法律顾问,当年我们全家还有康家一起去日本过圣诞节,谁知道我却因为贪玩而走丢了。是康彦在伊势佐木町广场的角落里找到我的,还把疲惫不堪的我背回了酒店。尽管那年他才只有十四岁,可在我眼里却已经高大无比了。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自己深深迷恋上了康彦,所以在接下来的这几年里我不停的骚扰着他、缠着他、在他的头上作威作福。这是我表现感情的一种方式,谁让我喜欢他呢。喜欢就要紧紧抓住,这话很有道理吧?才一今年教室娜美那激动万分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熙熙,米乐来信了!”娜美是我在班上最要好的朋友,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名字竟然和动画片《海贼王》里有名的小偷航海士一模一样。这也是我和她的友情迅速升温的原因之一。《海贼王》可是我的最爱呢!我把信抢过来大声朗读:“亲爱的娜美```````”“要死拉!”娜美顿时面红耳赤,“其他人都听到了,很没面子耶!”“奇怪了,你不就是想炫耀情书吗?”“这不是情书,是米乐的越洋信。”“喔!喔!你的王子殿下还好吗?”“熙熙,你对米乐有成见是不是?为什么每次提起他的时候语气总是怪怪的。你不高兴我交男朋友?就算我有了男朋友也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情的。”“傻瓜!”我把带来的巧克力丢给她,“米乐也是我的朋友,我怎么会讨厌他?只是对你们俩的感情不太看好而已,你想想看,他在那么远的地方,一年只回来一、两次而已。如果只是通信通邮件的话,这样的恋情又能维持多久呢?电视剧里不是经常演到这样的情节吗?看了前面就已经猜到后面的结局了。”“熙熙,别说的这么坦白好不好?”娜美脸上的兴奋劲立刻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愁容。“你也不用这么担心。”有时做人真的不能太诚实,我安慰道,“凭借我对米乐的了解,那个小子还是可以信赖的。”“什么话都被你说了。”你以为我想啊?我翻了翻眼睛,把下面的话吞回了肚子。

BeginningoftheDeathofTomorrow我只是在练习跟你说再见。吉良逸鹤Part1也许是因为钟雅宁的话使我一直心神不宁,回到家之后也没什么胃口吃东西。遥控器的按键都快被我按坏了,可还是找不到喜欢的节目看。索性关掉一个人发呆。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熙熙,你在干什么?”原来是米乐啊。“没什么,很无聊。”“不如出来去酒吧玩怎么样?”我想了想答应了下来:“好啊。那一会在‘星期六’门口等。”米乐现在的心情也很糟糕吧?本来以为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切会带给娜美意想不到的喜悦,谁知却换来一连串的眼泪和沉默的拒绝。我能为他做点什么呢?虽然很想好好安慰他,可我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字眼。调酒师看起来很年轻,他熟练的把几种液体倒入调酒器,上下摇摆还故意秀了秀高难度动作。米乐笑了起来,眉间却有着淡淡的哀伤。“天蓝色,最适合现在的你。”调酒师把杯子递过来,很像洞察了一切。米乐喝了一大口,随后皱了眉毛咳嗽起来。看来那温柔的蓝色并非表面那样轻柔。我说:“算了,有什么不开心的就说出来。这样算什么?发泄吗?”“熙熙,在我离开的这几个月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啊。”“真的没有吗?”米乐在自我反省了,“也许少了我在身边陪伴娜美真的承受了很多压力。看着周围的同学或者朋友和男友亲密她一定很羡慕。周末的时候也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去逛街购物,闷的时候也没人说话给她听。可怜的娜美!”“天啊!”我惊讶的望着这个自言自语的家伙,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大哥,你发烧了吧?认识这么久我才发现,原来你才是‘绝种好男人’啊!被抛弃的人在替抛弃自己的人讲话,我不是在做梦吧?”“熙熙,你不会明白的。”“我才不想明白呢。”米乐转过头来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认真:“当一个人空虚的时候心是很容易被攻破的,本来很坚固的感情也会动摇。所以我不怪娜美。而我们之间的感情也需要经历更多更多的考验,那样最后的胜利果实才会越发的甜美。”“米乐,你真的不怪娜美吗?”他摇摇头:“这不是任何人的错。”“做你女朋友真幸福。”我由衷称赞道。“熙熙,你也有心事吧?难道是为了我和娜美的事情在担心吗?”“我才没那么伟大。不过多少会因为你们而受影响吧。”“对你影响最大的还是姜东元对不对?”“那还用说吗?可好像也不是因为他而觉得闷闷的。算了!不要提了!”“对!我们喝酒!”碰杯发出的清脆响声让我们俩获得了短暂的喜悦,可是米乐的笑容却没有维持多久。我看到他的嘴角慢慢落下来,目光闪烁着有着说不清楚而复杂的东西在里面。随即我意识到了什么,抬头望过去舞池里扭动身躯的人正是娜美。我想如果只有她一个人的话,也许米乐会感觉到快乐,但旁边多了一个人,所以一切就都完全不同了。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两个彼此思念的人往往被分隔两地,想见也见不到面。两个害怕见面的人却总是能不期而遇。这是命运开的一个小小玩笑,当然总会有人在这玩笑里受伤。或多或少。我比米乐表现得更激动一些,因为我是第一个冲过去拉住娜美的人。“娜美!你是我认识的娜美吗?”“熙熙?你怎么会在这?”“不要随便抢了别人的台词。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就算你不被米乐的真情所感动,就算你有一百个理由移情别恋,可是能不能请你不要那么急不可奈?请你表现出一点点的难过和不舍可以吗?”“熙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娜美愣住了,几秒钟之后她看到了吧台前的米乐。我笑了:“突然闯入的新鲜感很刺激对不对?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真觉得可耻!”旁边的人停下了舞步,在令人目眩的灯光下走近我的视线。就是他吗?就是他对娜美展开攻势?就是他伤害到了我最亲近的朋友?我走过去,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毫无预兆的举起了手。“啪”的一声,周围变得安静无比。“熙熙!你怎么可以这样?”男生摸着被我打过的地方,轻轻揉了两下。随后露出好看的笑容,在嘴角微微扬起的同时,那犹如天籁般的声音传入我的耳畔:“这巴掌我会记住的。也请你记住,我是很小气的男生。”他拉起娜美的手挤进人群,嚣张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门口。而我却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好像做了一个不怎么真实的梦。我把米乐突然决定离开全部归结到娜美的身上,如果不是在酒吧遇到她,也许我不会这么快就和好朋友分别。只是我有些搞不懂米乐,从酒吧回来的路上他一直沉默着,看不出低落更看不出有悲伤的情绪。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在最后的一刻他拍着我的肩膀竟然笑了出来。他说:“熙熙啊,我得走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天时间,可是我却突然明白了好多好多。是我太一相情愿了,我觉得娜美会接受我安排的一切,可是我却彻底忽略了她的感受。所以我必须离开,给娜美充足的时间来重新考虑我们之间的感情。”“傻瓜!什么叫忽略了她的感受?现在是她移情别恋耶!你脑袋有毛病是不是?”“因为是我先做了对不起娜美的事情,没能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陪伴她、照顾她。就算有人趁虚而入也是我造成的。”“米乐,我拜托你不要说了。你非要逼我修理你一顿吗?你这颗脑袋什么时候才能清醒一下?”在我一连串的抱怨声中米乐只留下了宽容的微笑,而且只有我一个人去机场送他会不会太孤独了?我很想娜美能够迷途知返,所以还是打了电话。我说:“娜美,如果你还有理智的话就给我做回以前的自己!”“熙熙,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能站在我的立场上想一下?你不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吗?你应该了解我。”“我当然了解你,所以我一直都不敢相信你会背叛米乐的感情。如果你鬼付身了,那么我会负责请法师过来。但是在此之前,请你马上给我赶到机场来。”“机场?”“是啊,米乐马上就要走了。你不想挽留他吗?”“我需要时间来想一些事情,所以他还是离开的好。”“娜美!”“熙熙,谢谢你。”“谢我个屁啊!下次见面的时候小心我打爆你的头!”说完我狠命把手机摔在地上。踩了两脚之后又心疼起来,于是把零零碎碎的东西一股脑捡进包包里。疯了!疯了!“米乐,你真的要走吗?”那家伙把机票在我眼前晃啊晃:“不要太想我,说不定我明天就会再回来的!”“你脑袋有病是不是?!”“哈哈!骗你的!上当了吧?”这是失恋的人该说的话吗?不会是受刺激过度了吧?我惊恐万分的看着米乐朝检票口走去,心里七上八下的。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依米乐的性格他是不会轻易展现受伤的一面。平时他总是故意说些自恋的话来活跃气氛,也只是想逗我们开心而已。他会把快乐带给身边的每一位朋友,哪怕被说成白痴也无所谓,他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快乐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坚持要自己保护着这份快乐。可是`````现在还要勉强自己吗?正在我有些担心的望着他时,米乐突然转过头脸出现了陌生而认真的表情。他冲我摆摆手,然后郑重的说到:“熙熙,不要再怪娜美了。答应我,替我照顾她。好吗?”这世界真是没天理了!原来疯掉的不止我一个。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为了痴情的人,为了最好的朋友,我狠命的点了一下头:“放心吧。”说白了,其实我也没有真正生娜美的气。随着米乐的离开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呢?就在我刚刚走出大厅时门口突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来往的行人全都在交头接耳,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投向了上方的大屏幕。是刚刚播报的新闻?“因为投资的失误而损失几十亿本市最大的企业竟然在一夜之间被人收购``````”难道、难道是在说爸爸?!这怎么可能?我顿时呆在了原地。Part2电话被我摔得七零八落,真后悔刚才的冲动。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新闻播报出来?最近的确没有和爸爸妈妈联系过,不过也不至于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啊!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先搞清楚新闻的真假。好不容易找到电话亭一摸口袋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买IC卡的习惯。周围又没有公用电话,这下可麻烦了。干脆``````我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爸爸的公司。大厦门口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拥挤而喧闹,平时虽然也有偶尔出入的人但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熙熙?”“张伯伯,出什么事情了吗?”张伯伯是爸爸公司的部门经理,也是老员工了。我们见过几次面。看到我来他显得有些惊讶,但随后很快平静下来。把我拉到角落才开口:“熙熙,你看到新闻了是不是?”我点点头:“公司真的出现什么问题了吗?”“很严重的问题。你爸爸刚从国外赶回来,在会议室里开会呢。”“我妈妈呢?”“也正在往回赶的路上。”“张伯伯,我可以帮上什么忙吗?”“孩子,现在你能做的只有乖乖回家等消息。商业上的事情你不懂,而且你要相信你爸爸妈妈的能力。”“可是公司已经被收购了,我爸爸破产了对不对?”“你很在意那些钱吗?”“当然不是!”我咬了咬嘴唇,然后看着张伯伯,“比起这个我更希望可以过以前那种平静悠闲的生活,而不是每天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守着一座大房子。但是公司是我爸爸的心血,也有妈妈这几年的努力。如果真的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我怕他们会承受不了。”“做生意就是这样,风云突变的事情时常发生。你爸爸妈妈会有这个思想准备的。”说完张伯伯拍拍我的肩膀,转身离开。没错,现在的确不是去打搅爸爸妈妈的时候。可是我除了焦急、不安、担心之外根本一刻也无法让自己冷静下来。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一直为了事业而打拼到现在的爸爸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态呢?他一定比我还要着急吧?虽然平时我总是埋怨他们,可此时此刻我却很想很想扎进他们的怀里说声:“爸爸妈妈,我会支持你们的!”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这样做。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东元打工的地方,他在干什么呢?我隔着玻璃窗朝里看了看,没有他的身影。他看到电视上播报的新闻了吗?一定知道我爸爸破产的消息了吧?我现在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了,也许明天一觉醒过来我就会成为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孩。没有了钱大家还会叫我安妮丝公主吗?难道一直以来就是因为这个周围的同学才既尊重又喜欢我的吗?还有那个巫婆班主任,这下她该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了吧?在这个时候我怎么能担心这些事情呢?我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熙熙,不要太自私了。就算自己失去了所有东西,至少还有爸爸妈妈在身边。能够过回以前那样一家开心守在一起的生活,不是也很好吗?而且我还有米乐、娜美、东元啊!有朋友和喜欢的人,对了!还有康彦哥哥!仔细想想我还是很幸福的。我做一个深呼吸,然后走进店呢。“请问姜东元在吗?”“他这两天请假没有来上班。”“请假?”“是啊。已经第三天了。”生病了吗?因为米乐和娜美的事情所以这几天我没有和东元联系过,他该不会也出了事情吧?一想到这我赶紧四处寻找公用电话。拨了号码,好久都无人接听。再拨,仍然如此。我来不及多想赶紧朝东元家跑去,气喘吁吁来到门口的时候等待我的竟然是冰冷的大门。不在家也不在打工的地方,难道在学校?正南高中门口我差点一头撞在姚婷婷身上。她惊魂未定的看了我一眼抱怨道:“叶熙,你被狗追是吗?”“东元呢?看到东元了吗?”“找你男朋友?怎么来问我?!”姚婷婷一脸轻蔑的样子,走了两步又掉过头来,“听说你要变成穷光蛋了是吗?”果然看到新闻的人不止我一个。“想消遣我就随便吧,反正以后这样的机会多的是。”“算了,虽然我不喜欢你,可我还不想做那些雪上加霜的事。你要找姜东元是吧?他这几天没来学校。”“没到学校来?”“放心,我不会骗你的。”“怎么可能``````”我低头喃喃自语,“他还能去哪?总不会消失了吧?”“叶熙,你确定自己真的了解姜东元吗?”姚婷婷预言又止的样子。我不明白的问:“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的生长环境你应该知道吧?”“知道一些。因为他爸爸一直酗酒赌博所以他妈妈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东元一直在没有爱、没有温暖的家庭中长大。所以他生性独立为人好强。”“就仅仅这些吗?”“你到底想说什么?干脆直说了吧。”姚婷婷转过身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用很小的声音回答了我的话:“叶熙,姜东元正因为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所以``````他很想摆脱一些东西。例如:不上进的父亲、拮据的生活``````他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从小就生活阔绰的大小姐,因为你这样的人永远都不明白钱有多么重要。不过他却和你走在了一起,难道你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吗?”“你是嫉妒我和东元吧?你想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来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吗?”姚婷婷笑了起来:“挑拨?我像那么无聊的人吗?叶熙,姜东元是欲望很强烈的人。你好自为知吧。”欲望``````很强烈的人?我一时间无法彻底消化姚婷婷说的那些话。似懂非懂又不想弄得很清楚。已经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我只想找到东元,然后多一个人陪在我身边可以支持我迎接下面要发生的一切。可是他在哪呢?我茫然不知所措。Part3东元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而他更没有主动联系我。这几天我一直像在梦境中一般,分不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到底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虚幻的。姚婷婷说的没错,我始终生活在幸福的环境下,根本没有遇到过真正烦恼的事情。康彦哥哥拒绝我告白的时候,我认为那已经是很痛苦很不幸的事了。但是和真正经历不幸的人比较,我却是生活在天堂的人。对了!康彦哥哥!他也一定看了新闻啊,可是为什么没有打电话安慰我?凭他的性格这太奇怪了。更何况康伯伯是爸爸公司的财务经理,公司的情况他会第一时间了解的。难道他也出现意外了吗?“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怎么回事?“康伯母,我是叶熙,康彦哥哥在家吗?”“熙熙啊,我也正想打电话找你呢。康彦这两天无精打采的,好像受了严重打击的样子。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不是很清楚。他现在家里吗?”“他出去了。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连学校都不去了。可能又在酒吧里。”“请不要担心,康伯母,我会找到他的。”康彦哥哥很少去那种地方,他从小到大都是乖乖的那种男生,更不会随便喝得醉醺醺的。这么说来的话一定发生了很严重很严重的问题,不然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这样的。找遍了附近的大小酒吧可还是不见康彦哥哥的影子,我又急又担心,生怕他会出什么事。眼看天色越来越暗,一阵冷风吹风,皮肤像被刀刻一样难受。就在我快要决定失望而归的时候,一个身影闪入我的眼帘。那不是``````康彦哥哥倒在篮球场旁边的台阶上,手里还拿着啤酒罐。他满脸通红,却还在不停的喝着酒。身上只穿了一件毛衣,在这样冷的天气里他为何要这样折磨自己?我赶紧跑了过去:“康彦哥哥!”边叫边扶起他。谁知道他根本已经失去了理智,完全不知道我是谁。不管我怎么拉康彦哥哥都不肯起来。“别闹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一起解决,你为什么要折磨自己呢?”康彦哥哥抬头看了一眼,接着又猛的喝着手里的酒。“不准喝了!”我生气的把啤酒罐打翻在地上,他却连滚带爬的去捡。天!这真的是我认识的康彦哥哥吗?那么温柔、那么体贴的康彦哥哥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副颓废的样子?我的眼泪不听使唤的掉了下来,我赶紧用手捂着嘴巴,不让自己暴露难过的情绪。“熙熙,你是熙熙吧``````”“是我。康彦哥哥,你到底怎么了?我很担心、也很难过。爸爸的公司倒闭了,东元也失踪了,接下来我不知道自己还要面对什么样残酷的事情。我需要你的支持,而你也变成了这样。你让熙熙一个人怎么办?没有了你们``````你让熙熙怎么办?”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在冷风中混杂着绝望滚滚落下。我真的无助了,伸出手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抓住什么。“姜东元吗?哈哈``````哈哈哈哈``````”“康彦哥哥?你别吓我好不好?”“姜东元啊!哈哈哈哈``````”“你怎么了?别吓我``````”看着大笑的康彦哥哥我害怕起来,更多的是不知所措。笑够了康彦哥哥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酒精的味道显得异常刺鼻。他在我面前颤抖着伸出一根手指:“熙``````熙熙,是傻瓜!你``````你和我都是傻瓜!”“你说什么?康彦哥哥,你到底说什么?”“还不明白吗?姜东元失踪了对不对?你找不到他了,是吗?”“是啊。”“那我就告诉你他在哪。你的男朋友已经离开你了,他正在和钟雅宁在一起。这下明白了吧?明白了吧!”“骗人``````骗人!康彦哥哥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啊?你喝醉了是不是?你一定是喝醉了。来!”我伸手扶着他,“我们回家,我送你回家。好好睡上一觉,明天起来之后什么都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吗?”康彦哥哥的眼睛里流露出悲伤的神情。我说:“会的!会的!我知道了,你和钟雅宁吵架了是不是?可是你也不该把东元扯进去啊,这样会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的。这次我就原谅你,谁让你是我的康彦哥哥呢,下次不可以这样了,知道吗?好了,回家吧!”“熙熙,我没有骗你。真的。”康彦哥哥丢掉手里的啤酒罐再次坐到台阶上,“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的,我也是花了好几天才说服自己相信所发生的一切。这是事实,残酷得让人想要抛弃所有的东西。雅宁提出和我分手,因为她喜欢上了姜东元。而他们俩似乎从很久之前就已经有来往了,是我们太笨了、太傻了!而且这所有的事情全都是``````全都是``````”“全都是什么?”“钟雅宁计划的。包括收购你爸爸的公司。”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算钟雅宁再有心计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她怎么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情?仅仅是为了报复我吗?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真的可以只手遮天!“熙熙,你要去哪?”“我要去找钟雅宁!我要去找她问个清楚!”“别去,去了你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现在这些还不够吗?如果这一切全部是我的错,如果她只为因为针对我而做了这些事情,那么就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好了!为什么把我的朋友、亲人全部牵连进来呢?我要去找她!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熙熙!”我第一次感觉自己那么愤怒、那么憎恨、那么真切想要知道一件事情的真相。钟雅宁``````钟雅宁!没错,就在前几天她亲口和我说过,她说好戏会慢慢上演,敬请期待``````她是那么说过的。难道那就是她向我发出的信号吗?她所有卑鄙计划开始的信号?叶熙啊叶熙,你曾经和怎么样阴险的一个女孩交过手?Part4我很想见到东元,想亲口问他为什么在我最需要人安慰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我又很害怕见到他。因为那种已经失去他的预感那么真切的提醒着我,再次见面的话,也许我会见到一张陌生到不能在陌生的脸。可我们还是站在了彼此的面前,毫无预兆的,所以我认定、也认命,这的确是上天的安排。是寒风凛冽的缘故吧,要不然的话我不会那样瑟瑟发抖。我想是的,高高在上的公主一夜之间变成了可怜的灰姑娘,而守护他的王子却摇身一变拿走了所有的幸福。是谁篡改了剧本?是哪个混蛋!“东元,你是我认识姜东元对不对?”东元在路灯微弱的照射下向我走来,步伐轻缓而寂寞。无人的路口,两个矛盾的身影渐渐逼近。“是我。”“这几天你去哪了?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我在练习。”“练习什么?”“我只是在练习跟你说再见。”终于东元英俊的脸已近在咫尺,在毫无表情的背后,我看不到丝毫的惋惜。那么这是真心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想知道真相。我做错了什么?我们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一切都改变了。”东元盯着我的眼睛,仿佛在寻找着什么。最后他转过身:“真相?真相就是这样的。所有的一切是个精心计划好的圈套。而我是主角,你是渐渐走进了圈套的傻瓜。”“请你``````请你你再说得清楚一点。”我拼命忍住眼泪,在最后的最后我不愿意让自己太过脆弱。因为那仅存的尊严是我唯一拥有的东西。“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已经``````”“已经?”“已经不想再继续走下去了,我骗了你。”东元英俊的脸在我的视线中渐渐变得模糊,我多想伸出手去抓住那仅有的温柔,可是那冷漠的声音让我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于是在接近绝望的字眼中我瘫软在了地上。就在这时一个得意的声音加入到了我们的谈话中。“没错,他骗了你。因为他真正喜欢的人是我!”钟``````钟雅宁?她怎么会在这?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突然有了惊恐的感觉,是这冰冷的风在作怪吗?还是``````“不会的!东元怎么会喜欢你呢?你们只见过几次面而已,况且``````况且``````”钟雅宁高傲的身影在夜幕下显得格外刺眼,她轻蔑地扬了一下嘴角,根本不屑于我的存在。“没什么不可能啊,难道你忘了这世界上有一种叫做金钱的东西吗?我想你不可能忘记的,因为你也是个有钱人对不对?对了,不好意思。”说到这钟雅宁故意露出抱歉的神情,“看来是我搞错了,你爸爸的公司不是正在面临破产危机吗?也许你很快就不再是有钱人家的公主了。这种快要失去全世界的感觉很痛苦吧?可我就是喜欢看到你这样。”“钟雅宁!”我几乎颤抖着身体,“就算你因为讨厌我而夺走东元,那么康彦哥哥呢?难道你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吗?你就这样忍心伤害他吗?为什么你要那么针对我?为什么!”“康彦?哈哈哈哈``````”钟雅宁大笑起来,“如果不是因为你可能我还不会对康彦感兴趣。你知道吗叶熙,从小到大我都过着呼风唤雨的生活,我喜欢看着别人失去最心爱东西时难过的表情。在见到你之前我以为只有自己才是那种高贵的公主,可是你居然也自称什么安妮丝公主。而且你的家事背景又和我差不多,我生平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对手,让你一败涂地也就是彻底战胜了你。这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吗?”“只是因为我喜欢康彦哥哥,所以你才会对他表示好感、才会接受他?钟雅宁,你简直变态到了极点!什么公主的名号,你喜欢就全都拿去啊!我一点都不稀罕!可是仅仅为了这么无聊的理由你就把我视为对手,精心策划了这一切,甚至伤害到了无辜的人,这样值得吗?”“我变态?这只是弱者的抱怨罢了。难道你以为我是真的喜欢康彦吗?看到你现在这副烂泥一般的样子,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东元呢?也是为了让我难过才这样做的?”“本来是,不过``````”钟雅宁走到东元的身边轻轻挽住他的胳膊,“他比康彦英俊、比康彦聪明、比康彦更吸引人,所以我想要得到他。”“我们走吧。”东元的声音再次把我推想无底的深渊,他拉起钟雅宁的手。“不再说些告别的话了?”“你希望我说?”“我希望你做什么你就会做什么吗?”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吗?为什么要让我看着他们俩打情骂悄?这对我来说太残忍了是不是?结束吧,难道我还在期待什么吗?“起码要告别一下。”钟雅宁不依不饶,她说过看着别人难过是她最大的快乐。这次她可以如愿以尝了。东元转过身,我呆呆的坐在地上扬起脸的一瞬间两道冰冷的泪水刺痛了我的肌肤。不要``````不要`````如果说了再见``````就真的不能再见面了``````“再``````”“不——要!”是夜,被黑暗笼罩着的城市显得那样绝望。是风,吹奏着彻骨的哀曲。空荡荡的街道上只有我一个人像丢失了灵魂的空壳不知该何去何从。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两天。什么学校、什么破产危机、什么朋友``````都去见鬼吧!现在的我还能做什么呢?一个彻底被击败的人也许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如果不是受伤的心在每时每刻提醒着我曾经发生的一切,或许我真以为这全都是个可怕的噩梦。可眼下醒着和睡去又有什么分别呢?“熙熙。”娜美仍然是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人,之前有过很多次,我以为我们的友情也会随着米乐的离开而中断。还好,还好。我拉了拉被子,深深的将头埋了进去。“对不起。熙熙,真的对不起。”“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三个字?”娜美掀开被子,随后激动的扑到我的身上不停抽噎起来:“骗人的!全都是骗人的!那个男生根本不是真的喜欢我,他只是玩玩而已。可我却因为他放弃了米乐。你劝过我的,你说过的``````而我什么都没有听,我是个坏女孩对不对?是我咎由自取对不对?”原来``````我用手拍了拍娜美的背,这是我仅存的一丝力气了吧。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因为我也是个受了伤的人。如果说娜美是在为做错的事情受到惩罚,那么我呢?我又做错了什么?Part5“订婚?!”这两个字冲击着我的大脑,手中的袋子也因为我突然的放松而一起掉在地上。零零散散的东西洒满了四周,我顿时成为了马路一侧的焦点。胖女生把剩下的半块巧克力全部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没错啊,正南高中里所有的同学都知道了,消息绝对准确。可是姜东元不是你的男朋友吗?为什么会突然和钟雅宁订婚?喂!钟雅宁是谁?”钟雅宁``````钟雅宁!我都快要被这三个字弄疯了!我以为出来逛街就会暂时忘掉所有的事情、就会远离所有的悲伤。难道是老天在冥冥之中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吗?难道非要让我感受最后痛苦的一刻吗?为什么想要逃避的时候却怎么也无法避开?“熙熙?你怎么了?”胖女生推了推我,“你不知道这件事情?”“谢谢你告诉我。”“你没事吧?”“没有。”“可是你看起来不像没事啊。”我甩开她的手,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开,像听不到周围的任何声音、看不到周围的任何影象。如果可以真的这样静静离开该有多好,该多好。晚上回到家里,偌大的房子里难得聚集了三口人。妈妈也从国外赶了回来,爸爸疲惫的倚靠在沙发上。“熙熙。”“妈妈``````”“孩子怎么了?”我双膝跪在妈妈的怀里,妈妈抚摩着我的头,“平时让你受委屈了,你爸爸公司的事情让你担心了是吧?”我摇摇头,想说些什么,可是喉咙里像是卡了东西怎么也说不出来。“放心吧,公司已经没事了。但是通过这件事情我和你爸爸都觉得以前忽略了家庭的重要性,我们想把公司的重点转移到国外,然后全家人到国外定居。熙熙,我保证,妈妈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我抬起迷蒙的泪眼问:“要去国外?”“是啊。”爸爸也坐到了我们身边,“我们三口人以后要幸福的在一起。”也好,这里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东西吗?留下也只会伤心而已。还是走吧,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东元不是要和钟雅宁订婚了吗?这次钟雅宁是真的喜欢上东元了吧?连她自己都说东元那么优秀,是难得一见的优秀男孩``````可惜这一切都不该属于我。打电话和娜美还有康彦哥哥道别,他们虽然都觉得意外,可是谁都没有阻止我的决定。幸好我还有朋友,这是唯一我值得安慰的地方吧。提着简单的行李随爸爸妈妈来到机场,喧闹的大厅里我觉得格外的落寞。就这样走了?连句告别的话都没有吗?妈妈把我搂进怀里安慰道:“是不舍得生活过的地方吗?”“有些吧。”“以前我和你爸爸总是为了生意上的事情忙碌着,连我们最宝贵的女儿都忽略了。现在想想真是后悔。这次你爸爸的公司出现大的危机,还好有人伸出援手这才有惊无险。一切都过去了,熙熙,开心点。”“有人伸出援手?”我抬起头问,“是谁?”“钟氏集团。”“钟氏集团?!”“怎么?熙熙你认识?”“钟雅宁?”“钟氏集团总裁的女儿似乎是叫钟雅宁,可是熙熙``````熙熙!你要去哪?”会这么巧吗?为什么偏偏是钟氏集团?这太奇怪了!就这样离开我真的不甘心!我要问清楚,一定要把所有的疑问都问个明白。曾经那么真实的感受、那么温柔的东元为什么会突然背叛了我?而钟氏集团在这个时候伸出援手不是太奇怪了吗?直觉告诉我,这里面一定有问题。立仁大酒店,没错!就是这!钟雅宁与东元订婚的地方。还没到门口我就远远看到了许多西装革履穿着华丽衣服的人。不行!不可以就这样放弃东元!我不想后悔,不想!“对不起,请问有请柬吗?”“我要找人。”“没有请柬的话是不能进去的。”“我只是想找人,很快就会出来。”“很抱歉。”“我要找人!”“请您留步。”“让开!”我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任凭后面追上来的人怎么拉扯我都不肯停下脚步。支撑我的只有一个念头,我想见东元,真的很想见到他!是什么音乐?这熟悉的音乐声``````“等一下!”布置一新的大厅内因为我的突然闯入而陷入了莫明的安静,几秒钟之后周围起了阵阵骚动。“叶熙,你真是个不识好歹的臭丫头!”“钟氏集团向我爸爸的公司提供援助和东元离开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因为要挽救我爸爸的公司所以东元才答应和你在一起吗?钟雅宁,这样的感情你也肯妥协?你以为这样就能得到幸福吗?我觉得你才是世界上最可悲的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大步朝钟雅宁与东元走了过去。是的,那英俊的人就是让我这些天朝思慕想痛彻心扉的东元,我的眼再次迷蒙了起来,“东元,是不是真的?你是为了我吗?你是为了我?”东元转过头,不看我也不开口说一句话。“东元``````”“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钟雅宁一身白纱上前走了一步,满是高傲的神情。“我只想知道究竟是不是你威胁东元离开我。”“没错。钟氏集团向你爸爸的公司提供援助的条件就是东元要和我订婚,和我在一起。就算知道了你又能怎么样?”“知道的话我就要拒绝你的援助!”我大声喊道,“东元,我不换!我不同意用你去换取任何的东西,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你是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可是``````可是就算我爸爸的公司能够继续生存下去,我爸爸保住了企业家的头衔,但失去了你我永远都不会开心。回来好不好?回到我的身边好不好?”东元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手慢慢紧握了起来。他在动摇吗?在挣扎吗?“警卫!把这个疯丫头拉出去!”钟雅宁咆哮起来,“我告诉你,什么都不可能改变!”两名警卫打扮的人一起朝我走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便动起了手。我整个人被架离了地面,身体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等一下!放开我!东元``````”“啪”的一声我被扔在了地上,手掌传来微弱的疼痛感,可是痛的不仅仅是身上,而是我的心。东元最终还是没有跟我一起走出来,难道他真的甘愿和钟雅宁在一起吗?难道我们就要这样结束了?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转过身朝机场走去。“熙熙。”东``````东元?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那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分明是我所熟悉的。“小乞丐,不等我一起走吗?”“你要跟我一起走吗?”我哽咽着问。“你要去国外定居了,那我怎么办?要让我留在这等你多久?”“你``````你怎么知道?”东元一边脱下西装一边向我走来:“怎么会不知道,我一直偷偷跟在你的周围,偷偷看着你的一举一动。人可以离开你,可是心却无法从你的身边走开。我有什么办法呢?”“傻瓜!傻瓜!”我扑进他的怀里,拼命锤打着,“你怎么可以为了我爸爸的公司和名誉做出这么大的牺牲?难道我爸爸的公司和名誉比我还重要吗?”“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为了你我也是。所以我不会和爸爸妈妈去国外定居的,我要和你在一起。”“小乞丐说话能相信吗?”“还敢叫我小乞丐?”“小乞丐!”“咬你!”我对准东元的鼻子一口咬了上去,看着他扭曲的俊脸我终于开心的笑了。后记:其实每个女孩都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就像天使同样存在于我们的身边一样。只要你勇敢、善良并且认真的面对自己的人生,幸福就会永远围绕在你的身边。你就是快乐的公主!

本文由宝马娱乐bm7777发布于中华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章 最后一位公主 安妮丝公主 胡伟红 【宝马

上一篇:第六章 不会输给任何人 安妮丝公主 胡伟红 下一篇:宝马娱乐在线第三章 结束之后是开始 安妮丝公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