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顺:吃花生
分类:中华文库

昨天,爱人去超市买菜,顺手买回来一袋五香花生,说是没菜的时候,我可以就着花生喝点酒。我一边做着午饭,心里老惦记着爱人买回来的五香花生,于是拿 出了小酒杯,斟了半杯白酒,一个人就着花生喝了起来。喝着小酒,吃着花生,过去的事情又一幕一幕的浮现在我的脑海,最难以忘却的是这么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小时候买花生。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村庄的西头有个老头,在低矮破旧的小屋里支起一口大锅,用沙土炒花生卖,现在对这个老人已经没有任何记忆,只记得儿时的那个小朋友称呼他姥爷,但是不知道他们真实的关系远近。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流行人民公社,家家户户都是食不果腹,小孩子根本没有钱花,大人们也没有钱给孩子花,一天的工分只合七分钱,所以调皮的我在那个小朋友的教唆下,趁大人不在家的时候,悄悄地拉开抽屉,伸进去小手,从桌子底部摸出一个铜子,然后偷偷地拿到公社的采购站去卖,那时候,一个铜子能卖二分钱。一路上,小手紧紧地攥着那一枚硬币,生怕丢了;回到家,和那个小朋友一起去他姥爷那里买花生。老人伸出干树皮似的老手,接过硬币,捏给我五六对炒好的熟花生,稚嫩的小手捧着这些花生,如获至宝,脸上露着笑,心里乐开了花。两个人吃着花生,边走边闹,你追我干。我不知道铜子的来历,不知道是否是娘出嫁的陪嫁品,慢慢的,家里的这些铜子就被我给吃完了。第二件事,是初中时候老师家的油炸花生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上了初中,初中的学习成绩还是比较好的,老师们也都很喜欢我,我也喜欢问老师问题。一天上午放了学,吃过午饭,我拿着数学书本去问老师数学题,还没有走到老师的住室,远远的就闻到了浓浓的扑鼻的香味,走进一看,小矮桌上摆着一盘老师刚刚炸过的花生米,盘子不大,花生米刚从油锅里爬出来,浑身沾满了油,亮晶晶,红彤彤,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发着嗤嗤的响声。问过题,拿着书本就回到了教室,当时我在想,如果以后每顿饭能吃上一盘这样的油炸花生米,该是多么美好啊!读到这里,可能你会认为我是一个贪吃的小馋猫,也许你是对的。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哪个孩子不想吃呢?正是条件差,才促使我有了好好学习的想法,有了为美好的未来而努力个干劲,正是条件差才激励着我去奋斗,去创造美好的人生。大学毕业,我做了教师,还兼职从事法律服务,孩子也争气,没有让我费心,现在条件好了,嘴也不再那么馋。多少年来,出门下饭店,总喜欢点一盘花生米,别管是水煮的还是油炸的,吃在嘴里总是感觉那么香,那么甜。吃着花生,回想到从前,计划着我的下一个人生目标。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这句名言会激励我勇敢地一直走下去。周德顺,微信昵称:聊城周律师,山东聊城人,中共党员,早年毕业于聊城师范学院,后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获法学学士学位,中共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现从事教育兼法律服务工作,曾在《德育报》《校园内外》《中学生报》《学习报》《聊城日报》《山石榴》和《聊城班主任》等报刊网站发表稿件三十多篇。

小时候,在我的印象里,花生和酒在我家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那时候爸爸三十出头,偶尔会和爷爷吵吵架,吵架那晚,爸爸总会拿出炒好的椒盐花生米和白酒,和爷爷两人在客厅里小酌,沉沉地说几句话。第二天,两人的关系就像没发生过争执一样。

那么多年过去了,爸爸仍然是个不懂得表达爱的人,但却会借着花生下酒和爷爷一起坐坐,聊聊。今天看到蔡浩杰的文章,真想买一袋花生,和爸爸爷爷一起喝一杯。

——深夜君

- 正文 -

深夜,正在看着书,肚子突然闹起了革命,咕噜噜一直响警报,想想晚上只吃了一碗汤粉,凌晨饿了确实值得原谅。可是吃点什么好呢?饥肠辘辘的我瞄了瞄两块小蛋糕,强行克制住自己——不行,那是明天的早餐,提前消费不是理性消费。更何况深夜吃蛋糕绝对会胖。不由想起前几日买的花生,依稀记得还剩半袋。我立刻搁下手中的柏拉图,跑去剥花生米吃。

图片 1

花生长得并不算精致,甚至有点粗糙,表皮和苦瓜估计是远亲,只不过苦瓜的疙瘩往外突,花生壳的纹路往里凹。取一枚放在手中,用食指稍稍护住,两只拇指借力轻轻一按,吧唧一声壳便开了。

图片 2

开花生米比开血蚶有趣得多,血蚶金贵,要蟹眼大的开水去烫,不能太滚又不能太凉,温度不够血蚶不开,水太滚又会流走血蚶的汁,鲜美大打折扣。血蚶是如此折腾人的,可花生不会,花生壳脆,徒手一按压便可爆开。开花生也不像开栗子,遇上韧度高强的栗子壳,手指可要受罪了。至于要用器械去敲打才开壳的核桃,和花生一起摆在我这种懒人面前,绝对是失宠的。

花生仁好看,花生皮纹路精致,薄薄一层,轻轻一揉也便祛了,露出花生光滑油亮的底色。花生仁好吃,香,本来也是榨油的原料,自有其天然的香气。最美的是那耐得咀嚼,剥几颗花生米放在嘴里慢慢嚼,就像饺子就酒,饺子就酒越吃越有。花生不配酒,单独拿来嚼着都可以吃很久。有酒,那就再好不过了。

图片 3

大学宿舍哥儿几个爱酒,考完音韵学了,恒大又拿冠军了,都要买些白酒来宿舍庆贺。下酒料,自然少不了花生。那时小卖部有蒜香花生卖,花生本身就有香味,加上蒜香,口感如此丰厚,想想也是奢侈。我喝酒最少,但花生吃得最多,当然是在没有买肉下酒的情况下。

说起花生下酒,不由想起讲老北京的年代剧《情满四合院》。当初奔着何冰老师和郝蕾老师去看的。没成想被剧中花生米圈了粉。一个大院住着,大家伙来来往往,招待的除了茶水便是白酒瓜子花生米。大爷盘着腿坐在房间里看电视唠嗑,时不时地两只手指一撮,去掉花生衣,往上一抛,用嘴接住,稳稳当当,嘎吱嘎吱嚼着,可真是诱人。

本文由宝马娱乐bm7777发布于中华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周德顺:吃花生

上一篇:俄罗斯经典浪漫曲及歌剧作品音乐会在京举办 下一篇:新疆:自治区领导与佛协新一届常务理事座谈【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