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闻 ——上闻
分类:中华文库


  从高高的山坡上向下观望,迎面便是一处断石,传说中这世间的所有不幸都自此物发生。
  当时浊轻未稳,气候不善,那巨兽受到了百般威胁,睁眼便呜啦地吠叫起来。它抓起石块在山壁上凶猛地磨损,蚀物下沉,渐渐漫住了双脚,它却并无感到。当它察看着天地间的所历变化,将手里的器具猛得一掷,它附着山体仍旧在向外攀登着。
  这直立令它得到益处,它便不再似先前那样地孤独了。当它在起火处用树藤猛力地扑打,眼前的山体渐渐倾斜,它狠命地踢出一脚。那裂石粉碎,抛升至顶,便再不下来。因为干渴,它的喉咙里不自觉地喷出了一个火球。那火球膨胀着上升,在它体侧前后推移,上下着回旋,却并不灭熄。
  它焦燥地看着那火球的轨迹,这世事便不再为他所掌控。最后它倒了下来,便死了。
  
  二
  在村西的那小片树林里有一个深坑,以前他常常便去那里。坑下面一小块平地,这里曾作为祭台,而今仍有留迹下来的凹痕。坑壁枝结综乱地露出一些老年树根,腐黄的土层,夹有一些杂草。他不厌其烦地看着这所有的物景,有时蹲坐下来便不想再离开了。
  在临近的另一个坑里,躺着一些新死的尸身。因为他们未曾从其中得到益处。这迹象衍长续久,一切又要重新来过,所有的人都将一无幸免。
  他至今不明那婆婆在家门前为何要种那棵葡萄树。他看她在树下编着长长的丝带,一边等着花开。她的双目分明已瞎,整个形体死了一般,当她跃上屋顶,迎对着风向,便双臂来回招摇着。那时,所有的人都必将从她门前经过,拾取她散布下的石砾,包裹收藏起来。
  他双手扒着窗台垫立着双脚便是那样地张望。她特将他召来,说他困病缠身,想是恶兆。
  为此她让他独自站在了那棵树下,嘴里呜呜祷念着。不久,他的肚腹开始隐隐作痛,心内感到惊恐,他瑟缩地看着她那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他甚至已能看清了她的法效。
  她不住地转旋着妪老的身子,用一匹白布自头顶渐渐裹缠到了自己的腰上。他神色迷惶地盯着那匹白布的去向,对着她的身形魂游四外,以为它会在不经意间莫名地消失。
  他相信他或许看到了什么,然而究竟要怎样发生,他无法把握。待他抬起头来,她却将那白布一下子蒙在了他的头上。
  他从外面受了气,鼓胀着胸腹跑回家来,呆呆坐在床沿上只是懦懦地哭。将头歪向一边,无精打采地看着窗外的情形。他预备着就这样再也不出门了。
  天色渐暗,他目看着烛光在屋梁上涣散成形。他想他就要死在这里了。他全身冷得发抖,为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而感到难受。他无头绪地哭了起来,这病攘扰着他,令他不间断地咳嗽着。
  
  三
  他像是听到了窗门翻启的声响。他看到了一个马的头影。他惊诧地看着它的探进、整个身体缓缓显出。那马从头到脚直立了起来。
  他呜噎着看它在来回走动,在他的身前到处翻寻。它身体不稳地踢翻了他的陶罐。它像是要从这里带走某样东西,然而没有找到,这里只有他这个人。他相信它已经看见他了,可是没有什么用,它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初衷。当马匹脱落,他像是看到了一个人。他看着她那冻得发紫的脸,又哭了起来。他神情慌乱地看她,他最害怕的就是偷盗。
  他看着这眼前纠缠不清的场面,问她在找什么。她不说话,用手在腰间长长的丝带上,暗暗打了一个结,便放在了嘴里咝咝啃食着。
  他瑟瑟地听着外面的传闻,害怕有人会再度闯来。那样的时刻,真让人难耐。
  他似听到了一些动物的躁乱声,他看着她那瘦弱的身躯,然而她背对着他,无声地做着某事。他看到墙壁莫名地显出裂缝,但他什么也不说,他只认为她是个哑巴。当他立在那里苦思冥想着,他听不出外面到底是什么在鸣叫。
  他看她从胸前掏出了一个木偶,放在地上来回摆弄着。他不能问她什么,而这里比别的地方并不如何。
  对面的旷野里燃起了大火,想必她也注意到了这个。他看着她转过身来,这室内就只有他们两人。那火来势汹汹,映着西天一片绯红,却又不知到底缘自何处。
  她收起了她的木偶,开始用猫一样的眼睛看他,她的眼睛发出红光,她只恶意地看他。他泪流满面地看着树林被烧焦,他无法请求她什么,只好远远地躲着她。
  鸡鸣巡掠着周际传来,他看着天色渐亮,室内显出异样的灰白。
  她像是要离开这里了。当她全身裹起马匹,窗外白茫茫一片,雪不停地散落着,伴着冷风,遮掩了对面的焦树。
  他看着她渐渐远逝,便疲累地跌坐下来,双手掩面只是难耐地哭。
  他似从来没有这般地忧虑过,厌恶睡觉,厌恶进食,他害怕去看这所有的景象。当他摇晃着站起时,他的头无意撞上了梁下的那串铃铛,那不祥同一个方向翻滚着驶来,他本能地惊跳起来。这铃铛发挥不了那么大的功效,而她终会受到逮捕的。
  
  四
  他终于知道了她为什么而来,她比先前驯顺了许多。他看她在高高的山坡上,在那婆婆的身下伏首跪听着。山坡下尽是些鲁莽的野兽。她随着族人迁到此地,那些毫无灵见的人,他们从不睡觉,在这里仍然不会有什么变化。他们聚坐在一起,谈论着先前,谈论着变化,他们对色彩、对远近嗜迷成性,所以无法教导他们什么。他们担不起重托,很难融入此地的中心。
  他看他们头也不抬地在地上写划着,便不去理他们,他独自向着中心走,竟不知要到哪里去。但他仍然走着,他没有什么亲属,他不愿意就这样平白无故地被误导。
  他看着诸多凄惨的景象,看着他们去杀人,他相信他不会看到任何新鲜。他终于还是走了回来,当初,天地大同,无人肯帮,他便哪里也去不了。
  
  五
  他变得愈难睡觉了,开始整夜不回家。他在村巷间徒劳地来回走动着,他知道她还是会来找他。
  当她翻窗进来时,她将一具猫的枯尸抛在了他的室内。他被骇了一跳,便用手紧紧捂住了双眼。她仍复如初,踽踽地立在那里不断地引诱着他。
  当她走近了烛光前,身影背对着他,她像是要说话了。
宝马娱乐bm7777,  他真不明白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自她以来,他的身心逐日垒加着灾难。他对她仍无所知。现在,她就要讲她故土的事了。他开始发自肺腹地恨她,但他不敢说出来。
  她说她来自北方,她要他不要害怕,当她沿着族人的路迹,她被迫留在了这里。
  她的声音,平白无故地凝在了他的眼前,他便什么都看不分明。他看着烛火将熄,全身打着冷颤,那又是另一种临至,她何必如此地纠正他。他无法懂见她的历来领略,他看着她那似是吞食的微鼓唇形,他在忍受着她一次次的冷遇。
  她在脚下划着一个分岔,问他这是什么。他走近前来看看。他不知道,他只关心他个人的感情,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知道。
  她对他讲北方的来历,她说因为那里有很多互相扶佐的人。
  而东方,是因为那里有很多树,太阳从那里升起,经南向西,他们因此而从中得到诸多益处。而她从未到达东方,那正是她所向往的。
  
  六
  当她带他爬上山坡,看着迎面下落的太阳,她并不记得自己的先前是怎样的。她的亲近令人神迷,她想尝试某处不易联接的见闻。她看到她的族人载负着一个大的网袋,在漫阔的沙漠间迷惘地哭着。他的网里一路上掉落着某物,最后他便默默消失了。
  她好像亦哭了起来,坐在对面不说话,对他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她说那里很痛。
  她的身躯翻转着,躺在那里痛苦地不能动弹。她的嘴里发出了咝咝的声响。
  他感到恐惧,看到她在渐渐发生着变化。他简直无法形容她曾受过的苦,每觉到此,她便像死了一般。也许她真要死在这里了。他看着这无灵验的象征在他面前显现出来,他真想见闻它的来历,宁愿她永不会死。
  她不住地吃着从田间偷来的桑叶。他见她的嘴轻轻喷薄了几下,便吐出了一串长长的白丝。她只忽略了某些微不足道的东西。
  他怔怔地看她,发现她同自己各处都不一样,他犹豫着,慢慢将整个身体收拢起来,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她似也注意到了这点,便转过身去,抬首迎向空中,开始愤愤地诅咒他。
  她恶意地看着他,用腕上的铃铛促急地在他面前摇晃。他瞬间感到晕眩,而她那样做是会死人的。他抱着她带来的那具木偶,有时,他也极想依靠在她的身旁,哪里也不去,只是她并不需要,她只希望他死。
  
  七
  她从此消失了。他开始四处找她,他便认为这是一种不善,他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当他来到了田间,看着遍地金黄的黍米,他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在干扰着他。他千辛万苦地找她,他也是愿意在她身旁的,她要他怎样他便会怎样。
  现如今,他学着她曾经的形态在地上写划,希望着梦想能实现。那是怎样的一种场面,他不记得了,他发现她无处不在,又怕她会如沙般突然消失,他再也不会见到她了。
  她要他死,他也只有这般地死去。他哭着到处找她,却又一次次碰壁,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每到夜间,他便站在了昏黑的屋檐下不住地哭。
  他哭得几乎忘了年月。他听到隔壁有人叫喊,他只重复地听到黍米两字,他屏息倾听了下去,便听到有人在说:“天上下黍米了,瞧,白哗哗的!”
  他又痛哭了起来。
  几年之后,他成年了,没有被饿死,这哭的性情依然没能改变,他还是会时不时地想哭。
  当他落魄地走上迎面的断石,他看到了一个刻着的“土”字。当初的一切都不可靠,他看到了一副井然有序的画面。

    每逢正月十五,新年过完,就是妖界的百妖朝圣的日子。集齐十二生肖的灵坠,妖王才能出现,接受众妖的膜拜,提供妖力,助妖幻化,而护送灵壁的妙子正在赶往妖王山……。

第一章  灵璧现,初相见

这是2003年乡下的木板房里。

“铃铛,还不快起来,吃完早饭,要上学去了!”

被子里的东西在蠕动,接着、一个小小的脑袋露了出来,眨了眨汪汪的小眼睛,头发乱糟糟的,正迷糊间,被子突然被揭。她惊叫起来。

“不要——!妈——!”

“叫你还睡!”

女人拿着竹条不停的挥舞着,时间一长,不知觉间,小孩儿把长发绾到脑后,抓着衣服就跑。嘴里咕噜着,马上就吃了。

收拾了一番,精气儿神的小丫头便走了出来。妇人拿着梳子替她抓了两个羊角辫。

“妈妈,怎么又是豆粉呀,我都吃腻了……”

“唉,小孩子多吃这个,可以长高的。不要管那么多,有得吃还挑——快点吃!”

玲铛皱着眉,在老妈的威逼下,无奈的把这碗豆粉给消化完了。

提着书包,铃铛骑着单车去上学了,她担忧的回头看了看,可以不上学嘛!可是老爸已经拿着木棒追过来了。

春天的开端还是有些丝丝的寒冷。清晨的早上浓浓的雾环绕着周围,土泥路边儿的树林里全是鸟叫声,非常的悦耳。毕竟快要到春天了嘛。

后面响起来几声自行车的叮铃声,铃铛不经意的心跳起来。

“好狗不挡道……”

霸道的童声擦身响起。回过头的时候,铃铛连同自行车掀翻在地上。后面的男孩子女孩子的嘲笑声接踵而来。

“哟……哟,你们看,她还瞪着我们呢!”

“还瞪,你试试……”

铃铛不甘的低下眼眉,看着身上的泥土污渍,妈妈给她洗的干净衣服,这才出来,又给脏了,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小霸王们也不理她,得到了取乐,便径直走了。

弹弹身上的尘土,咬了咬呀,她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弯下腰想要把单车扶起来,咚的一声,背后好像掉了个东西,往一边儿的沟窝里去了。

铃铛爬下去,四处摸了摸,终于抵到了一个硬硬的玩意儿。拿出来一看,就是个铁皮球,不过好重呀。大约有四个脐橙那么重;铃铛想。

把它装进书包,骑着自行车往学校赶,不然,又得迟到,罚抄生字。

“升旗仪式正式开始,一、敬国旗,唱国歌……”

开学典礼就这么开始。每年都是这样,老师凶的,还是那么的凶。一点儿的也没变,还有这些讨厌的人。铃铛看着站在旁边违反纪律打闹的凶女孩,王艳,还有站在她身后的雷进。就是早上欺负她以为取乐的人。真的是讨厌极了。

有时候,真想自己是个像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一样,把那些欺负过他的人打得落花流水。脑中的幻想还在乐,一眨眼,似乎有人敲她的……头。

“你愣在这儿干嘛,大家都向后转了,你怎么还在原地!”

铃铛吓得脸都白了,她急忙转过背,大家的的哄笑声还是传入她的耳朵里。这下,什么弯弓射大雕全都给没了,想钻地缝儿的心都有。

晕头转向一天后,终于放学了,铃铛听到铃声,一溜烟的跑回停车棚,把车子用最快的速度踩出来,希望能快点回家。她可不想被堵。

今天不想遇到王艳她们,她特意提早了点儿,快到一个山路的岔口时,还是咬咬牙,走了那条平常不走的泥泞路。虽说难走又不平,但也还算安全。应该是遇不上他们的。

这条路幽静,而且树木又繁多。正暗自庆幸时,突然,自行车腾空飞了起来,咣当一声,整个人就冲上天空,铃铛尖叫。

倒地时,她半边儿身子都震麻了。还没睁眼,她就被提到一个土坡儿上,开始挨揍。不用想,也知道是她们,今天第一天上学,怎么就这么倒霉。、

自行车的轮子都给撞击变形了。铃铛慢慢的被打哭了。

她想还手,但又不敢。

“看你还敢不敢瞪我。给我打。”

“我回去一定告诉我妈妈,让她们收拾你们——呜!”

“少废话,要敢告诉你妈,看我们不打死你。还好雷进你知道这家伙喜欢往这边跑,不然,可还真逮不上她。”

她起先捂着头,听到这句,她于是想反抗,胡乱摸着书包,竟然摸到了这个铁球,想也没想。她挥舞着这个东西砸在了离她最近的一个人头上,顿时,一个身影倒在地上了。剩下的两个吓呆了,只见地上的王艳头破血流,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剩下的两个马上跑了,只剩下她一个个傻傻的呆在原地。

 


第二节

“我杀人了,我——啊——!”

本文由宝马娱乐bm7777发布于中华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上闻 ——上闻

上一篇:【菊韵】老孙头挖参记(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