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简简单单与你走下去
分类:中华文库

宝马娱乐bm7777 1 弦掠清梦,繁华落尽浮尘错。
  ——题记
  
  【一】
宝马娱乐bm7777,  
  梦巴黎,此地最闻名遐迩的风月场所。即便只是随口念念,这个名字也会在唇齿间留一丝故事的余味。
  “爷,您慢点,这有台阶,我扶着您走。”
  “没事,小美人儿,你真会伺候,爷今天高兴,待会领你到思豪珠宝店挑一件,也让你……”那个被称为爷的人打了个酒嗝,“……开心开心。”
  “哟,那就谢谢爷了,您对我真好,不枉人家对你的心。”
  “那也是因为你乖哪。”那人在女人娇嫩的脸上捏了一下,笑声里满满的都是得意。
  ……
  花思容倚在门口,意兴阑珊地看着这每天都会上演的剧目,冷冷一笑。
  软语温存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灯红酒绿里谁又会付出真心?记得有个入行很早叫莲香的姐妹,倦怠了声色,思忖着找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当一辈子的依靠,便毅然决然地嫁给了穷得叮当响的豆腐小子,希望从此过平静的生活。结果穷小子靠莲香的积蓄起家,却在春风得意的时候把她抛弃了,理由是她出身不净有辱门庭。丈夫的绝情碾碎了莲香的心,无奈之下她只好再次回到梦巴黎,重操旧业,强颜欢笑,再不提“幸福”二字。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加上花思容也在欢场里摸爬滚打了两年有余,深知在客人中寻觅真心,无异于与虎谋皮,因此她从来没有奢望过能遇上自己生命中的良人。幼时就会念的诗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美则美矣,却可惜只有书中才有。人间本颠倒,晓醒红湿处,只有杨柳岸的晓风残月,谁见锦官城的繁花?
  一阵风打着旋吹过来,地上几片枯黄的梧桐叶被刮得飞起来,被霓虹灯一映,倒显出几分不合时宜的萧瑟和寂寥。花思容打了个寒颤,她身上的旗袍是丝质的,华美却不御寒。她裹紧了单薄的披肩,还是觉得冷,不禁皱了皱眉,才刚入秋,这天气就急骤转凉,今年的冬天怕是要很长了。
  “花小姐,天冷,坐车吧!”一辆黄包车在花思容面前停下,车夫一脸讨好的神色。花思容拢了拢被风拂乱的头发正要上车——
  “思容!思容!”
  耳边传来几声呼唤,焦急中有压抑不住的狂喜。她诧异地回过头,一张帅气的脸庞映入眼帘,那双眼眸像极了两泓深潭,因灼热迸发出动人的光彩。她一瞬间竟有些失神。那陌生男子用力握住她的手:“思容,思容,终于找到你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苦!”即使身在梦巴黎,花思容也最讨厌别人的孟浪行为,若在平时,她会很生气地甩开他并呵斥一番,此时不知为什么,她留恋起他掌心的温暖来。
  “先生,我不认识你。”花思容说,语气浅淡得不起一丝波澜。
  “思容,我是若帆,杨若帆啊。你怎么会不认识我呢?”杨若帆的喜悦立刻像肥皂泡一样破裂,失望见于颜色,手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握得更紧:“思容,你一定是骗我的是不是?”
  “我有什么理由骗你?我确实不认识你。”花思容耐心地回答,没有抽回自己的手。
  “花小姐,”这时走过来三个男人,一个穿着敞胸对襟的中式衫,头上斜斜压一顶黑色礼帽,两个西装革履却一脸横肉,领头的那个点头哈腰地堆着一脸笑说,“我们麦老板已经恭候多时了,很有诚意地请你到府上一聚,请小姐务必赏光。”
  旁边的杨若帆刚要说话,花思容用眼神阻止了他,回身嫣然一笑,说:“麦老板抬爱了,思容不胜感激。只是今儿个我有些累,想早点回去歇歇,赶明儿我再亲自给麦老板赔个不是,劳烦各位转告一声。”
  那个男人的笑容僵住了:“这个……花小姐,你不去,不是让小的们为难吗?”一边说一边向前走了几步,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
  杨若帆再也按捺不住怒火,上前一步把花思容护在身后,义正词严地对那几个人喝道:“慢!花小姐不是说了吗,她累了。你们是不是当狗当久了,听不懂人话啊!哼,如此强人所难,可见你们老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路见不平的模样,看上去还真有点英雄气概,只是有些滑稽,若是提把刀……花思容想到这里,忍不住以绢遮嘴“扑哧”一声笑出来。
  “你算哪根葱?”那三个男人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交换了下眼色,领头的那个一把揪住杨若帆的领口,恶狠狠地说,“老子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哪凉快哪呆着去!小子,警告你,识相点,称称自己几斤几两,这浑水,不是你能趟的!”
  “笑话!路不平有人铲,你们这样对一个女孩子,眼里还有没有法?”尽管脖子被勒得有些难受,杨若帆还是面无惧色,毫不示弱地瞪着他。
  “嘿嘿,给你三分颜色你倒开起染坊来了!老子告诉你,在这里,麦老板就是王法,你他妈的是不是找打啊!老子成全你!”话音未落,领头人就恶狠狠一拳击在杨若帆的鼻子上,杨若帆摔倒在地,黄包车车夫早趁乱走了。
  杨若帆这一下捱得不轻,痛得呲牙咧嘴的,他用手背抹了一下鼻子,满手都是血。他不服气地爬了起来,大喝一声,扑上去跟那人扭打在一起。另外两人见状,忙上前帮忙。可怜杨若帆一介书生,又是以三对一,哪禁得住这些五大三粗打手的铁拳铜脚,没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身上多处挂彩。
  花思容见状不妙,眼珠一转,马上扯开嗓子喊——“不好了,警察来了,警察来了!”趁着那几个打手正自心虚左张右望时,用手中的袋子朝离杨若帆最近的那人砸去,然后拉起他就跑。在七弯八拐的小巷里绕了几个圈,才把追赶的三人甩掉。
  直到再也听不见追赶他们的脚步声,花思容才敢停下来,左手叉了腰边喘着气边问杨若帆。“先生,你……你……还好吧!”
  “你穿着高跟鞋……还跑得那么快,和她一样……她也是,呵,穿着高跟鞋也跑得飞快。”杨若帆答非所问,久久盯着她,像是要看进她的眼睛里去。
  她?她是谁,另外一个花思容吗?花思容“嘿”了一声,低下了头。她的心起了微澜,忽然不想反驳他了。奇怪,明明第一次相见,为什么,她会觉得眼前的他那么熟悉呢?她有了一点点恍惚。
  “其实,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算了,不说这事了。瞧你鼻青脸肿的样,你叫杨若帆是吧,走,我帮你简单包扎一下。”
  “嗯,谢谢你,思容,哦不,花小姐。”
  “不客气,怎么说你也是为了帮我才弄成这样,不过,我的手重,这会儿街坊邻居都该睡下了,一会包扎的时候你忍着点,别叫得太大声啊!”
  “哈哈,好。未雨绸缪,建议花小姐先把我打昏。”
  “别贫了,走吧!”
  ……
  昏黄的路灯下,一双人影不停地拉长,缩短,拉长,缩短,始终越不出这些哨兵似的路灯灯光的笼罩。
  
  【二】
  
  “好了。”花思容收拾好药箱,又体贴地倒了一杯热开水,放在杨若帆的面前。
  “谢谢你,花小姐。”杨若帆抚着手腕上的绷带,“你的包扎手法很娴熟,是不是……你经常受伤?”
  花思容别过脸,很久没有说话。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喝一口热茶吧,感觉会好些。”杨若帆把茶杯放在花思容的手里,轻声说。
  “你哭了?”
  “没,眼睛里进沙了。”
  “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憋坏了身子骨。”杨若帆急忙地从裤兜里掏出手绢递出去,看到它皱巴巴的模样,又“哎呀”一声忙不迭地往回收,脸涨得通红,像个大醉蟹。
  “呵……”花思容被他的尴尬逗乐,噙着泪光笑了。杨若帆看着梨花带雨的她,一颗心漏跳了半拍。
  “也没什么,你要是乐意听,就说给你知道也不妨事。”花思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从旗袍侧襟里抽出手绢,擦了擦眼泪,娓娓道出自己的故事——
  父亲母亲就我一个女儿,他们很疼我,十四岁之前我不懂什么叫做烦恼。我喜欢弹琴,他们就特意为我找授课老师,经常在晚饭后叫我弹给他们听……后来,母亲病了,病得很重很重,父亲请了很多有名的医生来诊治,可是他们对母亲的病都束手无策,不久母亲就故去了。再后来,父亲继弦,变得越来越忙,继母对我素来厌憎,有小弟弟之后愈发地不待见我,每每有点半言语上的不顺心,她就用细细的绣花针扎我,伤处看似无异实则轻触即痛得钻心。我从不敢跟父亲提及,唯恐他知晓后会担心难过,每每只能于琴声里寻找慰籍。父亲为人正直,宁折不弯的性子得罪了不少权贵,终于被人诬陷下了狱,冤死在那暗无天日的鬼地方。继母偷偷把房子变卖了,带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和小弟弟消失得无影无踪。平日里来往的那些人见我上门,也换了副冷漠残酷的嘴脸,为了生存下去,我给人洗过衣裳,当过丫鬟,卖过报……最后,来到了梦巴黎。
  她一脸的平静,省略掉全部细节,似乎在说别人的故事。
  他认真地听,心潮澎湃。想象得出她这些年一路走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望向她的眼神里掺了钦佩和敬重:“花小姐……”
  “嗯,你还是叫我思容吧!好久没有跟人这样畅畅快快地说话了,说出来,心里舒坦多了。”
  “思容,会好起来的。”
  “会好吗?哈哈,我不知道。”她摇了摇头,自嘲地笑,“别光顾着说我了,也说说你吧!”
  
  杨若帆给花思容讲了一个故事。一个离奇得匪夷所思的故事,一个让人无法相信的故事。
  可是花思容说,我信。
  他说,如果你将自己生存的这个环境称作时空,那么,在你所无法看见无法感知的某个地方,还有另外一个时空。两个时空是平行的、并存的,彼此并不影响。在这里,所有的东西,也存在于另外的那个时空,只是以不同的状态、不同的性质存在。而他,就来自那个时空。
  杨若帆说,在那个时空,也有一个花思容,可爱活泼,聪慧贤淑,是我的未婚妻。
  说着,下意识地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银质戒指。
  花思容莞尔,心却无端泛起几分酸楚。那个时空的花思容纯洁美好,而这个时空的花思容,只是一个于歌舞厅中谋生的风尘女子,无依无靠。她定定地看着杨若帆,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沉默地低下眉,只把手中的丝绢帕子绞呀绞的。
  杨若帆凝视着花思容纠结的眉头,忽然心生怜惜,说,花小姐,你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的。或许……你还会遇见这个时空的我。
  幸福?这个词……真遥远。花思容忽然有那么一刻想笑,笑不能掌控的自己,笑不能重来的命运。
  终于笑不出来,花思容起身往杯子里续茶:“那么杨先生,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杨若帆接过那杯热气腾腾的茶,道了声谢:“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找到你的原因了。我的思容,有块祖传玉石,这块玉石被能工巧匠根据其天然之形雕成了一面镜,在机缘巧合之下,这块玉镜可以带人穿梭时空,移形换影。我无意中启动了它,所以稀里糊涂地就来到了这里。我想,既然思容有这块玉镜,你应该也会有。所以,我那么辛苦地找你,就是希望可以借着它的力量,回到我原来的时空去。”
  花思容听得很专注,可是越听眉头皱得越深,当杨若帆讲完之后,她轻叹了一口气:“嗯,前因后果我全明白了。可是,对不起,我并没有你所说的那块神奇的玉镜。”
  
  【三】
  
  杨若帆还是有些虚弱,可能伤在了那群打手的拳脚下。只因他也没有地方好去,花思容便把他留下了,为他做饭洗衣煲汤煎药,精心照顾着。
  日子就这样过去,有一种寻常百姓人家特有的平稳安宁。
  “好香!”杨若帆吸着鼻子进入厨房,“思容,你在煲什么,在院子里就闻到味道了。”
  “这个啊,黄芪大骨汤,”系着花围裙的花思容微微一笑,手下不停,“很滋补,对你的身体有益处。”
  “哇,思容你真能干!记得在一本医书上看到过介绍黄芪的内容,它是一种常用中药材,味甘,气微温,无毒,补气,增强免疫力,促进机体代谢,具有补气固表,托毒排脓,敛疮生肌的功效。”杨若帆一口气念出来,然后感觉到自己像小学生背书一样,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皮,冲着花思容嘿嘿一笑。
  “既然那么好,待会你就多喝点。”她温婉地笑,“今天又去哪了是吗,最近你老是往外跑。当心着点,这里你人生地不熟的,没事别瞎出去晃悠。”
  “我是个穷小子,没人打我的主意,放心吧!”杨若帆神秘兮兮地凑上前,摊开掌心,“思容,你看,这是什么?”
  花思容定睛看去,是一支古琴形状的银质镂空发簪,不华丽,却十分雅致,别有风骨。不是没见过价值不菲的宝物,但她对这支简单古朴的簪子却很是喜欢,口里赞出声来:“好漂亮的发簪!”
  “它不太值钱,但我保证这支簪子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是我专门为你设计的。”杨若帆温厚地笑。
  “你?你会设计这个?”
  “嗯,在那个时空里,我经营一家珠宝店,店里的很多饰物都是我亲自设计的。”
  “哦,原来如此,可是,你在这里举目无亲的,又没有收入,哪来钱打这支银簪?”花思容疑惑。
  “这是一种双赢手法——我帮富豪珠宝店打扫卫生兼鉴定宝物,他们给我的酬劳就是为我打这支银簪。思容,你别在意,我觉得值。”
  “可是……”
  “别可是了,你看,你天天给我煲汤换药的,如果连这个小礼物都不收下,我的心里会过意不去的,我心里过意不去,就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而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就辜负了你的悉心照顾……”杨若帆忽然狡黠地眨眨眼,假装失落地叹了一口气,“算了,你要是实在不喜欢,我就送给别人去,也免得它时时提醒我送礼的失败。”   

在熊先生跟花小姐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花小姐跟熊先生聊起小孩的事,她说,她很喜欢小朋友,但不想自己生,当时熊先生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不管花小姐的原因是什么,花小姐以后不想生,那就领养一个吧,没有关系,慢慢的,花小姐跟熊先生说起小时候的事,也说了如果生了小孩,就会想给他最好的。熊先生突然感觉很心疼,想着,不管别人对花小姐怎样,就算所有人都对花小姐不好,自己也要把她宠成公主,也因为,熊先生一直都觉得,花小姐应该被自己捧在手心,就像熊先生跟花小姐说过的,花小姐是熊先生的小天使,而孩子,自己不管怎么样都应该给他最好的以前。

在一次外出活动,熊先生本来是孤单一个人在的,然而他无意中认识了花小姐,当时只是觉得花小姐这个人,也是玩的开,性格活蹦乱跳的,然后长的也是很nice,特别是眼镜,笑起来像是会说话,当时,熊先生跟花小姐互相加了微信,也许是一些美丽的误会,也许是熊先生发现自己开始很关注花小姐,也很想像活动中一样,牵着花小姐的手,每天陪花小姐聊天都是很开心,所以,突然发现自己爱上了花小姐。

一天,熊先生因为一些事抱着花小姐零零散散絮絮叨叨的讲了很久的心里话,感觉把别在心里的千言万语都说出大半,当时,花小姐让熊先生答应她,如果他们没能走到最后,熊先生要好好照顾自己,并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那一刻,熊先生的心好痛好痛,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慢慢习惯花陪伴在身边的花小姐,慢慢习惯手里花小姐手心的温度,慢慢喜欢上抱着花小姐时闻着花小姐身体的味道,是那么令人心安,他更是发现自己真的很怕失去花小姐,真的很怕有一天花小姐会转身离开,他想着,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他一定会紧紧抱住花小姐而讲不出那句再见吧。(今天写到这里突然感觉自己静不下心来继续写了,下次继续啦)

然而,这些小困难并没有就此结束,因为花小姐有事要回家一趟了,熊先生很舍不得,但想想这样也不好,毕竟花小姐是真的有事真的需要回去一趟,花小姐回家以后,向家里人说明了熊先生的存在,也告诉家人熊先生是外地的,但并没有得到家人的理解跟祝福,反而都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姿态,花小姐收拾心情,在跟熊先生视频聊天的时候,只是说家人觉得她太小,不太适合谈恋爱,可是,熊先生哪里会看不出来,花小姐在家受的委屈,还有花小姐家人的态度,当时他就告诉花小姐,别担心,一切有他,如果,他们真的凭借他们自己走到那一步,这些来自家里的困难,他会想尽办法拼命来克服。但花小姐并没有把这个结安放好,反而心里一直在想着它,所以,当花小姐从家里回到熊先生家里的时候,她的态度跟性格发生了转变,从一开始的小女人变回了当初那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其实熊先生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发现自己也能接受这样的花小姐,虽然熊先生很喜欢那个只在自己面前露出小女人姿态的花小姐,但毕竟当初他们认识的时候,花小姐就是这样的,他那时候爱上的也是这样的花小姐,也觉得,爱一个人应该接受的是她的一切,而且希望花小姐按照她自己想的方式来相处,而不是为熊先生改变太多本质的性格。

在熊先生跟花小姐相恋的第一个星期,周五,熊先生得知自己之前一直以来的玩世不恭而荒废学业终于要承担后果了,他被告知,可能会留级一年,这件事就像晴天霹雳一般狠狠的给了熊先生一个重创,他突然好恨自己,之前为什么会这样,也突然感觉很不安,想着怎么来面对家人跟他深爱的花小姐,当从领导办公室出来的那一刻,他突然很想抽烟,很想找个没人的角落放纵一会,这时候,花小姐从外面回来了,她不断的安慰熊先生,在熊先生紧紧抱住花小姐的时候,熊先生决定,为了自己跟花小姐的未来,为了家人,自己首先不能再抽烟,然后,上课好好认真,下课多跟花小姐泡泡图书馆,开始过一个正能量的生活。

花小姐的生日一天天近了,熊先生花了好几天的时间,终于选好了要给花小姐的礼物,很俗,一支口红,他想着,这是他给花小姐的第一份礼物,如果他们不能一起过520,这或许就是最后一份了,身为花小姐的男友,一支口红和都没送过,就太过分了,另外,他想到送口红的意义,只是想着,这也算是他留给花小姐的一份美好把,最后,他选中了一款叫许愿流星的,也许,当时他只是想像流星许愿,花小姐要过得开心过的幸福把。在花小姐生日的前两天,熊先生个花小姐在散步的时候,花小姐唱了一首歌,是当初熊先生推荐给花小姐并想听花小姐唱的一首,花小姐唱歌并不是很好,但熊先生听得出花小姐有在很认真的听,很认真的唱,那一刻他真的很感动,他静静的看着花小姐出神,他想通过亲亲抱抱举高高来向花小姐表达自己内心那种惊喜。他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爱的是多么刻骨铭心。

熊先生,一个偶尔毒舌,玩的开,大大咧咧,不羁放纵的人,可以跟很多异性玩的来,称兄道弟,熊先生也有很多坏习惯,抽烟,劈酒,坏脾气,学习不认真,总想着浪,偶尔熊先生想着,自己大学也就这样了把,没救了,孤独过4年得了,然而,这一切,都因为花小姐的出现改变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熊先生又跟花小姐回到曾经那种日子,熊先生有一次兼职回来,跟花小姐一起出去吃宵夜,没想到回来的时候晚了,磨叽了一小段时间,他们决定去酒店过一夜,那时候,熊先生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最后还是决定,不能就这么随便要了花小姐,最早也要等到519以后,如果花小姐彻底接受熊先生,那熊先生也会努力去跟花小姐一起去创造一个轻松美好的未来,如果花小姐愿意,那熊先生再要了花小姐也不迟,可是,花小姐却告诉熊先生,如果,19号那天,她的答案是分开,她希望熊先生像当初答应她的一样,一个人也要好好走下去,并让自己变得更好,那一刻,熊先生感觉,花小姐离自己越来越远,他情不自禁的抱紧花小姐,生怕花小姐会突然不见,花小姐还问熊先生要不要那时候开始收收心,习惯下以后花小姐离开的时候.....熊先生的心 仿佛都给花小姐狠狠的击碎了,他又怎么舍得在最后的时间收心,他只是想不管最后怎么样,他现在都只是想好好跟花小姐在一起,把花小姐捧成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女王,最后,他给花小姐听了一首歌,是杨千嬅的《当我想起你》,因为熊先生觉得他跟花小姐,其实跟春娇志明还是有蛮多相似的。

本文由宝马娱乐bm7777发布于中华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只是想简简单单与你走下去

上一篇:突破宝马娱乐bm7777 下一篇:倾城无悔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