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姊 妹(小小说)
分类:中华文库

  山凤和秀英一般大,两家靠得近。从小一起玩,一起捉迷藏,过家家,一起长大。山凤捉了鸟蛋,立即分给秀英;秀英有了糖,马上留给山凤。即使只有一块糖,也不肯偷偷放嘴里。俩人一起检鸡粪,上坡割猪草,挖野菜,一起上学,毕业一起务农,都嫁在本村。志趣相投,无话不说,是一对好姊妹,好得像一个人。
  秀英爷爷的太爷爷是秀才,是乡间知名大户。父亲是村里老师。农活不精。秀英是独女,家境宽裕,长得五大三粗,力气过人,无所不能。从小风里雨里,胜过男孩子。
  山凤的祖先也殷实,后来嗜赌,家业败落。长辈曾在秀英家打工,两家关系很好。土改时,动员山凤父亲揭发地富的剥削本质。山凤爹说:“不能昧着良心瞎说,他家收留我,接济我,没拿我当外人!”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山沟沟里的女孩有野性。山凤体质差,较瘦小,也有一股能吃苦肯干的蛮劲,跟着秀英,上山拣蘑菇,背筐挖野菜,爬树摸鸟蛋,下潭捉鱼虾,像一对假小子。
  秀英同山凤一起上学,见她天天啃菜团,露着半边屁股。便将自己的玉米饼子拿给山凤吃,将自己的衣服给山凤穿。妈妈问起,就推说自己不喜欢,有意帮助山凤妹妹。
  八岁时,山凤去采树上的榆钱充饥,爬高了,压断细枝,‘咯吱’从空中跌落。吓得秀英在下面忙伸臂膀接。山凤虽瘦小,五六米落下,将秀英砸得头上淌血,缝了几针。山凤却安然无恙。
  在小学读书时,秀英刚写完作业,听到山凤呼喊:“妈妈,别撇下我,我要妈妈!”急忙跑去看究竟。见她妈人事不醒,山凤急得哭,秀英也跟着流泪。知道山凤家生活困难,妈不顾消瘦,常把饭省给孩子,经常饿得昏迷。姊妹俩费劲将妈妈拖到炕沿边,想让妈妈依墙坐着。刚扶好,又瘫倒一边。炕上只有一条破棉絮,拿下来垫到身后。秀英安慰山凤:“妹妹别怕,你等着!”便快步跑回家去,拿来馍馍,掰碎了,用水泡开,喂着妈妈吃下。妈妈逐渐缓过气,睁开眼睛……山凤惊喜地搂着秀英脖子,高兴地不知说什么好。
  一年春季,山凤妈妈挖野菜根吃,半夜里突然痛得炕上打滚,吓得山凤忙叫秀英。秀英二话不说,背着妈妈连夜去医院,一口气跑了十几里山路,衣服都汗气腾腾。医生说,幸亏抢救及时,毒素才没往深处发展。
  ……
  山凤一家对秀英家充满感激。娘一再嘱咐山凤:“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秀英家的恩情。”
  秀英和山凤都是劳动能手,推小车,拔麦子,刨玉米,割豆子,整地,挖河,修渠……在那那行,胜过男劳力。
  山凤出身好,被评为优秀社员,公社劳模,当了妇女主任,入了党。天天讲老支书太保守,思想不开放。说若让她当上支书,定让山村大变样,让大家都富裕。秀英觉得山凤有抱负,是好苗子。为山凤的进步感到高兴,希望山凤能美梦成真。
  文革后,山凤真成了支书。大张旗鼓抓阶级斗争,小时候的事不提,也不再说“秀英是我的好姊妹,她救过我一家的命,几辈子都不会忘”,与秀英划清界限。有人提起她们的友谊,她辩解说:“亲不亲,阶级分。那时我没有觉悟,分不清敌我。被糖衣炮弹迷惑了……”
  生产队买回一头驴,性子烈,饲养员拽不住,拖倒几次,无人敢靠边。秀英不顾个人安危,硬是冲上去帮忙,被驴拖着跑了几道岭,死不松手。直到驴跑累了,一下子被她揿倒在地,彻底驯服。全村人都夸秀英为集体奋不顾身,要书记大会上表扬一下。山凤不肯,说:“这有啥?表扬也要讲原则,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如果是根正心红的贫下中农,我会大加赞扬。现在阶级斗争尖锐复杂,阶级敌人为掩盖本质,博大家好感,是有意的伪装。凡事多用阶级斗争的眼光去分析,千万别被一时一事假像迷惑!”
  山凤的话传到秀英耳朵里,知道心底距离已远,已不再是过去无活不说、心心相印的姊妹,只能苦笑。
  贫下中农开会,秀英与五类分子子弟去扫大街,整地,干义务劳动。
  后来,山凤嫁给本村的退伍军人,村里的大队长。俩人是脱产干部,工分比整劳力高百分之二十,求办事人多,常有人送礼。家里什么都不缺。没几年,茅草房便翻成瓦房。就是没生养,领养一女孩。
  秀英出身不好,没人敢娶。只好嫁给村上的一个瘸腿的老光棍。养了三个儿子,吃上顿没下顿,累得死去活来。
  春种秋收,苗青穗黄,光阴似箭,转眼几十年过去。姊妹俩都熬成满脸皱纹,一头白发。山凤添了外女,秀英也做了奶奶。
  山凤书记每天吃吃喝喝,过惯了指手画脚的生活,却没给村带来变化。少数人富了,多数人依旧。村里年年亏损,山凤却富了。盖了楼房,装潢考究,一色洁白瓷砖,像鹤立鸡群,格外醒目。身上珠光宝气,穿着时髦。由于整天泡饭局,吃得油光满面,大腹便便,高血压,脂肪肝全有了,浑身是病。身体变成畸形,两只细脚撑着个大肉球。群众对她意见很大。
  实行土地承包,大队无提留款。农民不用求书记。油水少了,权力像失掉不少。她怀念当年前呼后拥,轰轰烈烈的岁月,觉得她一言九鼎,一呼百应的日子越离越远了。
  反腐倡廉一开始,村里换了书记,秀英家老二大学刚毕业,被选上村官。不少人向秀英祝贺:“孩子光宗耀祖,该扬眉吐气了!”秀英却不以为然:“村官要为大家办事,让大家说好才行。若被人戳脊梁骨,趁早别干!”
  儿子理解妈妈,办事尽责尽力,不负众望,村子已有明显变化,反映不错。
  山凤下台,影响仍在,追随者跟她沾了光,指望她重整旗鼓。
  秀英仍住在茅草屋。看上去不合潮流。但图冬暖夏凉,几十年生活有感情,舍不得离开。男人早早病故,靠自己拉扯着三个光头,供他们上学,盖房娶媳妇。满认为都成家了,可以歇一歇。不但没有闲着。反而事情多了:家中畜禽要喂,菜园要管,农活也要干,儿子的小孩还要带……成年累月过度劳累,使躯干变型,腰肌劳损严重,直不起腰杆,佝偻得不像人样。
  刚过春节,春寒料峭。山凤骑着摩托横穿过来,听有人叫:“老书记!”忙寻声张望,没注意秀英推着童车正面走来。急刹车为时已晚。车的惯性冲力将秀英撞了个四肢朝天,童车晃荡了几下,也侧翻在地。孩子吓得哇哇大哭,秀英翻过身匍匐着想去照顾孩子,身子死沉拖不动,用力伸手仍够不到孩子。
  山凤见秀英跌倒,惊慌,尴尬,嫉妒……百感交集。倒驴不倒架子,依然是神气十足,想讹诈报复也不是那么简单,你别太得意,老娘也不是吃素的!便先发制人:“你眼瞎了,找死呀!?”
  秀英喃喃抱怨:“你车子开慢点好了。”
  山凤想不到她还是那么唯唯诺诺,有气无力。当官多年,习惯说话压人。她感到世道变得不可思议:阶级斗争不提,蛤蟆老鼠都成精了。她不肯善罢甘休,理直气壮地驳斥:“我那能像你没事,吃饱领孩子玩,我是抓大事,抢时间,慢了怎行?”说着蹬开油门,一阵风似地扬长而去。
  秀英喘息一会,才慢慢爬起。顾不得腰部的疼痛,边哄孩子,边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忙你奶奶熊!没见你忙出啥名堂,自己袋袋倒鼓起来!”
  秀英浑身剧痛,硬撑着到家便病倒了,汤水难进,儿子们闻讯都火速跑来,赶紧将她送医院。
  天蒙蒙亮,起风了,天飘荡雪花。山凤听到隔壁有嘤嘤地啼哭声,惊诧地问:“谁在哭?出什么事了?”
  女儿说:“秀英大妈归天了,三个儿子为她张罗后事,全村人都来了!”
  山凤听着熙熙攘攘地脚步声,知道人不少。突然想到她是被自己撞了,当时竟还责问她。她是自己一起长大的好姊妹呀!一幕幕往事在脑海浮动,愧疚地心跳剧烈加速,血往上冲,眼含热泪,高喊一声:“姐姐,你就这么走了?怨我,都怨我呀!”再无声息。
  女儿感到反常,忙跑过来。见山凤已面色苍白。眼神暗淡,像要望什么,张着嘴发不出声。鼻孔试不出气息,脉博也摸不到,见已断气归天,惊叫着:“妈妈,妈妈……”号啕大哭。
  哭声凄楚,传得老远,却无人到场。
  
  2015,三八节蠡湖      

村里的水

村里老人讲,最开始村里就住着两户人家,分别姓“于”和姓“冯”,姓“于”的人家在我们这一代只留有一个女儿已经远嫁他乡了,姓“冯”的也留下了一个单支。现在还有少部分人姓“李”,所以村里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姓张,我们都是本家,我们家在村里辈分比较小,到街上转转,看到个人,不是叫爷爷就是叫叔叔。父亲说爷爷们是“印”字辈,父亲是“纪”字辈,我们这一代是“奶”字辈,还好不是所有人都遵循了老祖宗的规矩,否则我的名字有可能叫“奶明”。

无论春夏秋冬,傍晚的时候能够看到牛和驴三个五个站成一排在河边上喝水。

村已不再是过去那个村,村里的人还是过去那些人......

村子的正中间还有一口属于全村人的老井,据说是“大锅饭”的时候打的一口井,我们小时候有时候吃河水,有时候吃井水。

距今三百余年,我想应该是明末清初吧。而事实上,据县志记载嘉靖十九年(公元1540年)于岚县前后合会村地带向西有农民背山依水挖窑而居,以种植谷物和蓄养牛羊为生。也就是说,在五百年前我们村其实就已经有人居住了。

记不得是哪年村里通了电,有了电灯和广播,到九十年代比较富裕的家庭已经有了黑白电视机。每天晚上七点整全村人跑到有电视的人家蹭看电视,端一碗饭,几十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把电视机围了起来。那个时候,最令人郁闷的事就是停电了,几乎每天都会停电几个小时,有时候甚至是一整天。在村里通电之前每家每户都是点煤油灯,学校里上早晚自学也全都是点煤油灯,每个桌子上一盏。一进教室就是一股熟悉的烧煤油味,酸爽程度可以与北京冬季的雾霾媲美。没有电视,没有手机,闲的时候,小孩们就围坐在老人旁边听老人讲故事。大人们会走到街上去“告稍”(聊天),上至国务院,下至谁家的一只鸡,村里从来不缺段子手和“抬杠”专家。段子手们把一件件家常理短的小事串成平仄押韵的小段子:“你说鸡,俺说鸡,朝前来了个筛蛋鸡(指一村里上了年纪的老太太,走起路来左右摇晃像只鸡),我今年活了七十几,全靠鸡”

村里的事

上大学那几年春节都要回家过年,但没有感觉到村子有多么大的变化。

听村里的老人讲,我们村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

本文由宝马娱乐bm7777发布于中华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军警】姊 妹(小小说)

上一篇:门卫老王的一天【宝马娱乐在线】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