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你说你到底是谁(小说)
分类:中华文库


  这人比较怪,有两个名字,在我们大徐楼村时叫徐大耳,进城后改叫葛新。为了叙述方便,我们就叫他葛新。葛新到50岁那年,突然被我们大徐楼村发生的一件事惊呆了。这件事来得有些突然,让他始料不及,因为事先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就难免有些犯懵。为此他寝食难安,还大病了一场。
  这些年来,葛新虽然生活在城市里,可他一直都在关注着大徐楼村的变化,只要大徐楼村一有风吹草动,他就能打听到。这是因为葛新出生在大徐楼村,人小时候的眼睛特别管用,是为自己的眼睛活着,看见什么就记住什么,他把大徐楼村牢不可破地记在了自己的脑子里。可人一旦年老,眼睛就不管用了,什么也记不住了,别人的眼睛看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你开始为别人的眼睛活着。现在,葛新在别人的眼睛里就是一个城市低保户。他变得愤懑不平,开始恼恨大徐楼村人,甚至恨那个叫葛新的人,这一切都是葛新带来的,如果他不变成葛新,他怎么会离开大徐楼村呢?
  自从打听到大徐楼村这件事后,葛新对城市生活越来越反感,还对自己生活在城市里耿耿于怀。其实,他反感的不是城市,而是反感在城市里过紧巴巴的穷日子。有了这种情绪后,葛新的性情变得十分古怪,他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肯出门,也不肯见人,他说他不能出门,他出门一看到城市就头疼,他还整天胡思乱想,不和人说话,可他一开口就把他老婆吓了一跳。我是徐大耳,不是葛新,葛新早死毬了。
  终于有一天,葛新决定要收拾行囊回大徐楼村,去找一个叫徐永福的老人。过去徐永福是大徐楼村的生产队长,附近几个村的人都认识他,叫他永福队长。葛新老婆知道他要回大徐楼村后,提出要陪他一起回去。葛新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老婆是个不错的女人,就是心眼越来越小,他怕他老婆知道他在大徐楼村的底细后,会有想法,要那样事情就糟糕了。葛新绞尽脑汁想出各种理由,不止一次地婉言相劝,前前后后劝了有二十多次,他老婆才妥协,允许他一个人回去。
  说走就走,葛新回到县里,在县汽车站遇到了卖“糖人”的花脖子,花脖子过去是大徐楼村的生产队会计,会吹“糖人”。当时,花脖子穿一件医生的白大褂,头戴一顶厨师高筒白帽子,坐在一副挑子旁,挑子上有一个木制架子,架子上有好多孔,上面插着吹好了的“糖人”。
  起初,花脖子以为是顾客来了,赶紧把炉子下面封火用的小门挑开,掂起勺子,准备把蔗糖放进锅里熬,却不见动静,花脖子抬头看眼前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人粗壮,敦实,黑糙,圆圆的脑袋上长着一双大耳朵,周身没有一点温婉的地方,虽然穿着城里人的衣服,身上还散发着农民的气味。花脖子眨巴眼问,是给小孙子还是小孙女买?我这里品种丰富,有罗汉、财神、寿星、狮子、宝塔、金瓜、石榴、桃子、鸡狗、猴吃桃、元宝灯笼、八仙之首铁拐李、渔翁钓鱼等等好些。你看,你要哪一种?葛新盯着花脖子说,我是葛新,你认不出来啦?花脖子看葛新没有买“糖人”的意思,有些扫兴,把勺子丢在案板上,关上炉子下面的小门,才说,我没听清,你说你是什么?葛新赶紧凑近花脖子,指着自己的脸说,你再看看,再看看,我是葛新呀。花脖子腮帮子上的肉跳了一下,他迅速扫了葛新一眼,坐回凳子上,把小拇指头捅进耳朵眼里,边掏耳朵边说,不用看,不认识就是不认识。葛新拍了一下脑门,马上改口说,那徐大耳呢?我是徐大耳!花脖子一下从凳子上弹了起来,把葛新从头到脚从脚到头来回打量了几遍说,不要胡说,徐大耳早死了。葛新说,徐大耳死没死,你会不知道?花脖子擤了一把鼻涕,把鼻涕在凳子腿上抹来抹去,抬起头说,你说的这些事情我都记不清了。再说,你一会姓葛,一会儿姓徐,把我都绕糊涂了,这事你去找徐永福吧,那老滑头最清楚。
  
  二
宝马娱乐在线,  当花脖子把葛新领到大徐楼村,领到老队长徐永福面前时,永福队长正坐在自己老屋门口的草蒲团上晒太阳。现在,大徐楼村已变成了一片工地,四周的施工车辆来来往往,高楼一栋接着一栋正在陆续完工,还有大商场和宽阔的街道也在慢慢建成。村里大多数人家已经离开了村子,永福队长老了,头发和胡子都白了,他舍不得离开老屋,只要老屋不扒掉,多呆一天是一天。
  永福队长虽说老眼昏花了,但他一眼就认出了葛新。葛新说,叔,我是葛新。永福队长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脑袋跟突然炸了似地,嗡嗡的响声从他脑门上滚过,他衰老的神经一下子复活了,脑子突然变得格外活络起来,就像回到了三十多年前。永福队长知道葛新在这节骨眼上跑回来的意思,他和葛新寒暄几句,还没等葛新说出来意,就以戏谑的口气说,徐大耳是大徐楼村人,葛新不是大徐楼村人,你户口名字是葛新,所以你不是大徐楼村人,没错吧?永福队长说这番话的意思就是想堵上葛新的嘴,让他死心算了。
  永福队长主要是不想惹麻烦,不想往事重提翻旧账。在永福队长看来,葛新显然已经知道县里要建新城区,大徐楼村及邻近的几个村都在新城扩建范围之中,既然是征地拆迁,县里出台了农民私房拆迁与补偿办法,大徐楼村平均每户获补偿款好几十万,还在新城区安置回迁房,每户好几套。葛新肯定是动心了,想回来要拆迁款和安置房。
  永福队长还看出来,葛新这次回来是豁出去了,三言两语很难把他打发走。永福队长发愁啊,葛新的事情要是捅出去,那可就麻烦了。永福队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为了不让葛新看出他的慌乱,他站起来去撒尿,好在这里是工地,到处都可以方便。永福队长一边打着尿颤一边想,这鸡巴人真是贪心,甘蔗哪有两头甜,尽想好事。永福队长撒完尿,故意变得老态龙钟,裤门没拉上,就扶着墙一歪一斜往回走,走到房屋门口,靠在墙上,慢慢滑下去坐到了草蒲团上。永福队长愣愣地看着葛新和花脖子,先是挠头,接着用双手用力往下揉自己的脸,把脸都拉长了,他把手一松,脸又弹了回去,他脸上的皮肉都松了。
  花脖子抽出一根纸烟,讨好地塞到永福队长嘴巴里,还给永福队长点上火说,别急,吸根烟提提神,这事前前后后是你一人操办的,你要说不清楚别人就更说不清楚了。永福队长眨了眨眼睛想,花脖子这是想把自己脱干净,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头上,哼,我才不傻呢。永福队长又翻了一下眼皮,发现花脖子给葛新偷偷使眼色,葛新就势蹲在了永福队长面前,永福队长以为葛新要和他平起平坐拉家常,不料葛新这鸡巴人居然趴在他面前磕起了头,磕得脑门上都是土。永福队长赶紧双手一搀,又伸出一条腿在葛新脚脖子上蹬了一下,葛新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永福队长说,磕啥鸡巴头,搞得我怪紧张的。花脖子在一旁,冷笑一声说,哼,看不出来,你身手矫健得很嘛,就像京剧里的杨子荣一脚就把座山雕踢到了椅子下面。永福队长很不满意花脖子在葛新面前夸他,他狠狠剜了花脖子一眼说,我今晚脱了鞋,明早可能就穿不上了,这叫回光返照。
  后来永福队长开导葛新说,你看你,在大城市呆着多好,跑毬回来弄啥?说完永福队长就后悔了,这不等于把话题引出来了吗?葛新要是顺势提出把自己变回徐大耳,再以徐大耳的名义向村里要拆迁款和安置房,这他娘的也在理呀。没想到,葛新这傻货没有接着永福队长的话题往下说,而是向他诉苦说,我在城里呆了三十多年,和城里人住在一栋破楼里,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和了解,我发现城市人不是我以前想的那么富裕,他们大多就一套房,工资也不高。这话引起了花脖子的兴趣,花脖子说,你是说城市人没有我们富裕?花脖子挠了挠头接着说,不会吧,抓的贪污犯都是城里人。葛新说,我说的是和咱们一样的城市老百姓,不是当官的。城市人宁愿干钱少体面轻松的工作,也不干钱多很累很脏的工作。更让我不理解的是,城市人挣钱少,很会花钱,也很会穿戴,看上去不寒酸,反而比我们挣钱多的农民看上去要体面得多。花脖子撇撇嘴说,外强中干,死要面子。葛新说,这和面子没关系,人家就是那种生活习性,和咱们农民的区别不单是表面上,连骨子里也透着区别。就说花脖子吧,腰缠万贯了,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永福队长伸手推了一把花脖子说,说你呢,净给农民丢脸,县里给你那么多补偿款,咋毬还把卖糖人那点小钱看在眼里!花脖子笑嘻嘻地说,咱是农民,习惯做小生意了。你忘了,割资本主义尾巴那会多厉害,就跟刀架脖子上一样,我不一样偷偷卖糖人嘛。
  接着,葛新把话题转到永福队长和花脖子身上,替他们算账说,你看你们啊,村里以后的各种补贴分红就不说了,你们每户在新城区有好几套回迁房,手中还有几十万的拆迁款。拆迁款存起来吃利息,回迁房租出去,光租金就吃不完,这叫以房养老……。永福队长和花脖子都盯着葛新看,葛新不说了,反倒抹起了眼泪,永福队长很诧异地问,咋了?葛新说,不满你们说,我下岗了,在城里过得很差,现在吃低保。说完,葛新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起来了。葛新这一哭,把永福队长哭心软了,永福队长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就是想把你的身份变回来,变成徐大耳,再以徐大耳的名义领拆迁款和回迁房。葛新说,就是这个意思,这又不是作假,我本来就是大徐楼村的徐大耳嘛。
  永福队长叹口气,看看花脖子,花脖子也看看徐永福,同样叹口气,又同样甩了甩手,表示事情棘手不好办。
  这时的葛新,脸色已经变得煞白,双眼发红,脑袋上的两个大耳朵也哆嗦起来了。徐永福虽然看不真切,估摸着他可能要发火,就赶紧打圆场,说,你看你,这事儿你不怪我们啊,当年你招工进城,可是你自愿的,现在又忽然回来翻以前的旧帐,搞得我们脑子里也是一团糟。我看这样,你和花脖子都别走,等咱们这把这事儿说开,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三
  1975年上面给公社分来一批知青,分到大队是五男四女九个人,永福队长派花脖子坐牛车去大队部领人,哪知牛车走到半路,钉着胶皮的木头车轮坏了,等把车轮修好赶到大队部,就只剩下葛新一个人,没得挑了。花脖子多了个心眼,偷偷打听,别的生产队不要葛新的原因是什么?一打听才知道,葛新父母关监狱里了。
  永福队长记得很清楚,花脖子把葛新领到队里,贴在他耳朵上说,这孩子父母是犯人,在大牢里押着呢。徐永福心里一下凉了半截,骂花脖子,你个狗日的,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心里话他没有当着葛新的面骂出来,他是让花脖子早些去大队部,挑个对生产队有用的知青,比如知青父母有些小权,给队里批些化肥呀,批些物资呀。现在可好,领回个劳改犯子弟,全都抓瞎了。
  这里先介绍一下大徐楼村,大徐楼村是个不显眼的小村子,距离县城不远,据说,清雍正年时,大徐楼村只有一户徐姓人家,住一个大宅子,后来渐渐各自成家,另立门户,就形成了一个有近百人的小村庄,取名大徐楼村。这么一推算,大徐楼村的家家户户,其实就是连着宗族关系的一大家子。
  那天,大徐楼村唯一的外姓人葛新站在村头的一棵老榕树下和全村人见面,他身旁围了一群看热闹的村里男人,妇女们不好意思靠近,就站在不远处的一堵矮墙后面,她们歪头打量着葛新,投过来好奇的目光,城里男人就长这样啊。妇女们怀里抱着孩子,没抱孩子的手也没有闲着,在飞快地衲着鞋底,不停举起鞋底对着葛新指指点点。
  葛新身材瘦高,穿一身旧军装,是当时知青们的时髦装束。脚上穿的是白色运动鞋,高腰的,两侧还带有“气眼儿”。葛新有一头略微卷曲的头发,一绺头发很整齐地斜搭在脑门上,他说话声音不大,不紧不慢,也许是因为父母的原因吧,他不像别的知青那样张狂,显得很安静很老实。
  那天,葛新在众人的围观中看人还有点腼腆,一些村童光着身子,肤色黑亮,闪着油光,身形上很像个泥鳅,在大人腿间钻来钻去。村童突然尖叫起来,城里人脸红喽!葛新满脸羞红,乍开两条胳膊不知所措地傻站着,他脚边放着从牛车上取下来的一卷行李和一个大网兜,网兜里是锅碗瓢盆。
  永福队长注意到,葛新行李卷上还捆着一个外形像宝葫芦似的长盒子,就抓着后脑勺好奇地问,啥球玩艺?葛新是个很机灵的知青,尽力改掉嘴里的普通话口音,用近似村里人的口音说,小提琴。村里人几乎同时“哦”了一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那个宝葫芦样的长盒子,没有一个人明白小提琴是啥玩意。葛新见大家没有明白过来,就在脖子上做出拉小提琴的样子说,乐器……就是一种响器,跟胡琴、唢呐一样。这下村里人明白了,一起看永福队长,那意思是让葛新拉一曲子给大家解解闷。
  永福队长当时还是个四十出头的汉子,身材不高,体格健壮,一张黑红脸膛,五官倒还端方。他年龄虽然不是村里最高的,可他的辈分高,在村上极有威信。永福队长大手一挥,对葛新说,你就给大伙来一曲吧,来你最拿手的。葛新是来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现在队长下命令,他就赶紧打开盒子,拿出一个黄澄澄的东西往脖子上一夹,先是嘎吱嘎吱调音,接着用弓子在琴弦上一拉,音乐就在村里响起来了。

7月2日,村民田立新状告张玉良,来由是他截留了我的牛奶款,而且遏制村集团的兽医为我的奶牛医病。而在张玉良眼中,田立新是他开拓小产权房打算中的否决者。他是钉子户,拒绝拆迁。村里天然遏制了对他的所有处事。张玉良,密云县李各庄的村支书,2003年开始开拓小产权房,至今已售出126栋豪华别墅。而这些小产权房只是张玉良新农村空想的一部门,他要改变整个墟落的经济布局和糊口形态,我要让村民们过上都市化糊口。张玉良说,政策,他但愿本身能成为华西村吴仁宝那样的村官。可是有部门村民对张玉良的新农村打算存有贰言。

很多县率领来买别墅

个中包罗密云县政协副主席张文灵以及县人大副主任孙岐等在内的城里人也来买别墅。

李各庄间隔城里并不远。

从密云县当局出发,约10分钟的车程,即可达到李各庄。一进村,路两侧便漫衍着别墅区。

该村村支部委员田保春汇报记者,今朝的别墅(包罗正在建的),都已贩卖给来自北京市区和密云县的购房者。

很多县率领都来我们村里买别墅了,包罗密云县政协副主席张文灵以及县人大副主任孙岐。当记者质疑衡宇外售也许存在法令题目时,田保春这样对记者说。

谈起李各庄怎样兴建小产权房,张玉良说,2002年时,县当局核准在邻村的季庄兴建商品房,我一看,这搞房地产开拓太赚钱了,与其把钱闪开拓商赚,不如村委会本身建,让这笔钱落到村里。在这些购房者看来,对比市区万元阁下的房价,这里不只情形好,价格也自制。

腾耕地欲建小产权房

发明开拓房地产赚钱,村支书将散居村民改为聚中栖身,兴建小产权别墅。

为了腾出土地建筑小产权房,张玉良抉择改变现有村民的栖身方法。

村委会的打算是,依照计划蓝图,一一拆除全村现有的住宅,让他们同一齐集到村里新建的回迁楼里。

凭证衡宇的挑高、新旧、建材等几个尺度,每平米给赔偿200到1200元不等。

到时辰,村民们便可以拿这个钱购置村里新建的回迁楼。张玉良说,并且农夫还能吃上干净的自来水,冬天用上暖气。

同时,张玉良已收回了村里2000亩耕地,除了操作400亩地成长奶牛养植和蔬菜大棚财富,一方面办理了失地农夫的就业,另一方面这为他在村口的近200亩耕地上建别墅提供了前提。

2001年,张玉良接受村委会主任和村支部书记的第二年,便开始收回全村2000亩耕地。其时是为了把土地齐集起来,调解财富布局。张玉良表明道。

收回的土地,村里抽出约200亩兴建了蔬菜大棚,以每年每亩300多元的租金,出租给村里的200多户;又抽出200亩地兴建了村西、村北两个奶牛养殖场,村民本身贷款购置奶牛,在奶牛场齐集养殖。这办理了300多户的就业题目。其他的300多户的首要劳力,则在村里的养牛场、砖厂事变。

失去了土地的农夫,每年每人从村委会领取300斤面粉(每年增进10斤)。

生存、就业题目办理了,以是尽量其时村民们内心对这种做法存有质疑,可是明晰阻挡的并不多。蔬菜大棚栽培户唐东坡是拆迁事变的一个相助者。他对记者说,首要是其时种地一年基础就落不下几个钱。依照张玉良的说法,把土地齐集起来,调解财富布局、并依托村里的养牛场、砖厂办理失地村民的就业题目。

小产权房仍未歇工

2003年建筑的构筑面积220多平米的10余栋别墅,售价仅30余万元,而且很快就贩卖一空。

为了兴建这些小产权房,张玉良煞费苦心。起首,要维修村里毗连县城的公路。

2003年,李各庄村以每亩8万块钱的价值从大王庄买了和本村交界的20多亩地。地买过来,拉直了村里的环村路。

谈起这笔买卖,张玉良很是自得:此刻纵然出16万,人家也不卖。下一步,即是探求启动的资金。

张玉良刚接受村支书兼村委会主任时,李各庄村的财务赤字已经一连了多年。乃至,连村干部的人为,也都已经拖欠了3年。

村里独一的收入是依赖一个砖厂。可是每年就30多万的收入,基础不足建房。

其时,也有表面的开拓商要跟村里相助。由村里提供宅基地供他们建新居,建好的新居一部门作为村民的回迁房,剩下的一部门则对外贩卖。但我们算了一笔账,假如这样的话,钱就都闪开拓商赚走了。张玉良说。

2003年,他找到湖北省建树工程公司,两边告竣协议:由该公司承建李各庄村的别墅。工程款先由该人为垫付。比及衡宇出售后,李各庄村委会再付出建树用度。

于是,从2003年开始,一栋栋小别墅,便开始像小蘑菇一样在村口的农田里冒了出来。

刚开始建小别墅,是想卖给本村村民的,可是2002年村委会的首要干部去韩村河取经时发明,建屋子卖给城里人,才气赚钱。张玉良说。

2003年建筑的构筑面积220多平米的10余栋别墅,售价仅30余万元,而且很快就贩卖一空。

这一利好刺激了李各庄村建别墅的速率。纵然在北京市喊停小产权房之后,李各庄的工地上,也没有停下来。

回迁楼内那里堆柴草?

村民对回迁楼的感情是伟大的,有人担忧衡宇墙体太薄。

在张玉良的假想中,卖别墅的钱,一部门用来兴建回迁房;另一部门,则用于别墅的物业打点费,来维持回迁房的维护用度。搬回回迁房栖身的村民们,将不消交纳物业打点费和冬季的暖气用度。

我打算要建300栋别墅。到时辰全村村民就都可以住上新屋子了。张玉良说。

在别墅贩卖了两年之后,2005年龙昂首那天,李各庄村开始建筑供村民入住的回迁房。

今朝,回迁房已经建好了4栋。每栋6层,每层4个单位,共有196套。

凭证拆迁时刻,每户按照生齿的几多,都要分个两三套。村民唐东坡拿着拆迁协议给记者看。他家搬到回迁楼后,将拥有3套,约300平米的住房。

其时的拆迁条约上讲,18个月内,全部拆迁户将住上回迁房。但记者看到,今朝的四栋回迁楼如故被杂草和废墟困绕着。

记者在李各庄采访的时辰,那些住在养牛场和蔬菜大棚里的已经栖身了2年多的村民中,传播着8月份便可搬回的传言。但今朝已建好的衡宇,最多能回迁100户。

村民们对付回迁楼的感情是伟大的。年过半百的张文斌已经在低矮湿润的石头房中住了20多年,他假想中的回迁楼,会带给他城里人一样的糊口。

本文由宝马娱乐bm7777发布于中华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年】你说你到底是谁(小说)

上一篇:【军警】姊 妹(小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