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学院练习室 ——中二练习室
分类:中华文库

宝马娱乐bm7777 1
  风总是会把我们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让我们独自承受孤独寂寞的时光,然后一阵雨后,淋湿了所有的忧愁,在阳光照耀下,我们升起幸福的温度,还有快乐的倩影,告别了纯真的童年,我们肩负起儿时所说的大人们的责任,我们不再单纯,变的很现实,那些梦想,只能尘封心间,谁又能在现实的社会中继续着那个纯真的梦,不多,有的只是很坚苦,一步一步地朝着那个梦抬起步伐,时光走远,我们不再做那些很傻很傻的游戏,说是很傻,其实我们何曾不是那样痛快的玩过、疯过、笑过、哭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社会的变化,我们变的成熟了,也不再那么可爱。
  小时侯,我们总想着快快长大,总以为长大了就不再受长辈们的管束,那样我们就可以想玩什么就玩什么,还可以做很多事,那时候,我们总以为时间过得太慢,总以为长大要好久好久,可现在,我们真的长大了,可以做很多事了,却少了儿时的那份纯真,多了几份应有的责任,现在的我们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转身回首这些年,年少时的话语竟清晰的在耳边,年少时的背影犹如昨日散去的黄昏,现在的我们,却常说:还是小时候好,什么事都不用烦,不用去想,而现在时间过得很快,一年的时光好象在闭眼睁眼之间就过去了。想起未来迷茫的生活,我们都曾恐惧过,我们都曾退缩过。
  我回过头去看自己成长的道路,一天一天地观望,我站在路边上,双手插在风衣的兜里看到无数的人群从我身边面无表情地走过,偶尔有人停下来对我微笑,灿若桃花。我知道这些停留下来的人终究会成为我生命中的温暖,看到他们,我会想起不离不弃。
  ————题记
  
  走进舞蹈练习室,想起热爱的舞蹈,在生活中遇到的一切烦恼都烟消云散。我叫丁程鑫,是七年一班的班长。但很不幸的是,听说每一次学校最迷人班长奖是马思远学长的,这个学期估计还是。就是因为怎么抢都抢不到,被老师嘀咕了好久。结果,最迷人班长奖抢不到就算了,最迷人学生奖是karry学长的,明明karry学长都上高中了,这奖居然还是被抢了,原以为参加的歌唱比赛能拿到前三,又被抢了,第四都没有,第四居然被天宇文学长抢了。本以为表演话剧,结果居然输给了男扮女装的天宇寻和天宇浩学长……
  不想了,不想了,摇了摇头,看向宽阔的舞蹈室,心里一阵狂喜。过完这暑假,我们社长刚好毕业,我又是一班的,这下社长就是我的了。
  “你说,过完这暑假,上一任学长一毕业,是不是,练习室舞蹈社我就是社长了?”一脸开心,望向旁边和我同班的敖子逸,惊喜地问道。“那可不是嘛!你看看这身高,不是你当,难道是我当?”敖子逸把头低下去然后抬上来,一脸陶醉。刚骄傲起来,结果敖子逸说:“也就颜值比我差点,不过,当社长又不是拼颜值是吧!”话落,他还不忘把自己那张脸对准舞蹈室的镜子。
  “我--颜值比你差!!”指了指自己,一脸不可置信。“上学期……”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阻力给推到。“上学期,上学期你们俩就是这么弱不禁风的样子,现在还是,一推就倒,连重心都站不稳还跳什么舞!”握紧拳头,上学期站的好好的,就被站在身后的两个人给推倒。说话的是黄宇航,一脸瞧不起人的样子,穿的还是一身黑,说话也是狂妄不羁,真是讨厌。“往边上挪点呗,挡在门口不让我们进啊!”站在黄宇航旁边说话的是徐浩扬,一身粉色,哼,骚包一个。
  徐浩扬的话音刚落,敖子逸就慢慢挪动身体,移了过去。胆小鬼,“嗯?”黄宇航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叹了一口气,只好慢慢地移动身体。“上周我们学校的篮球比赛你看了没有?”刚把身体移到旁边,就听到黄宇航谈起学校的篮球比赛。“当然看了,我们居然又赢了。”他们一边走,一边眉飞色舞地谈论着。
  “你没事吧?”敖子逸走了过来,看了看我腿上的伤,关切地问道。我摇了摇头,更是气恼。“我说我们社团又不是武术,跆拳道,拳击,弱不禁风怎么了?谁说弱不禁风就不能跳舞了,说我重心不稳,哪次不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推我啊!要不我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推你试试啊!还有……”一脸火气,站了起来,朝着黄宇航的方向走去。“别去!”敖子逸拉住我的胳膊,一把甩开,走了过去。“要不要每次都这样推我啊!”瞪着黄宇航,结果他一副没听见的样子。
  “我问你话呢!”打掉黄宇航正在练舞的动作,生气地问道。“什么?”他把头转了过来,一副完全没听懂的样子。“以后别这样推我,黄宇航同学!”说完,伸出食指,指了指黄宇航的肩膀。“哼,呦!”他把头转过去冲着徐浩扬笑了笑,又转了回来不屑地说道:“刚才是冲我发火吧!”他笑了笑,又一把推开我的肩膀。我后退了几步,才没有摔倒。“你是指这样推你吗?”
  他笑了笑,继续说道:“程程,我给你讲,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咱们舞蹈社的社长了,第一件我要规定的事情就是绝不能向社长发火!”黄宇航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推得远远的。这时,黄其淋偷偷摸摸地走了进来。“我想你这个小脑瓜,这简单的规矩还是记得住的!”他说着还拿起手指了指我的脑袋。
  “谁承认你是社长啊!”莫名奇妙地看着黄宇航,一把推开他。“怎么,不同意?”说完,他又靠了过来。刚想把他推开,结果黄其淋这个逗比走了过来。嘟着嘴想一边亲一个。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脸无语。“干嘛,干嘛,看什么,是不是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更加帅上一层楼了!”说完,他还做着一些让人无语的动作。
  “让开让开,让本少爷先过去了,你们再继续。”说完,他从我和黄宇航中间走了进去。“大家进舞蹈社都知道的规矩,上一任社长毕业后,由下一个年级靠前班级的学生,接任下一任社长,我一班,你三班,你应该不想坏了这个规矩吧。”说完,深呼了一口气,说的那么明白,他应该听懂了吧。
  “规矩是人订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现在做点改变有什么不可以!”他一脸不屑地看着我。刚想理论,就被敖子逸拦了下来,“和气,和气,这社长,咱,就让给黄宇航当吧!你看当这社长,一:学校不给工资;二:还要操心这操心那的。怎么都不合算,算了吧,算了吧,就让给黄宇航当吧!”说完,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少来,我和你一个班的,还是他和你一个班的!”说完,拉着敖子逸走到一边去。
  “你忘了这学期末最佳迷人班长奖评比标准了吗?担任某社团社长可以额外加十票呢!!”眨眨眼睛继续说道。“哦……看来我劝不住了。你们俩继续吧。”说完,他吐吐舌头。
  “作为舞蹈社的成员,就有义务维护舞蹈社的传统,不能坏了学长流传下来的规矩!”
  “学长上学期就说了,希望舞社能不停地创新,既然如此,就应该做些改变!”
  “遵守传统和舞蹈创新,一点也不冲突!”我反驳道。
  吵的正激烈,徐浩扬走了过来说道:“喂,丁同学,你就别跟黄宇航争了。今天不管你同不同意,这舞社,社长都是黄宇航的。”说完,把手搭在黄宇航的肩膀上。
  “我说你们,难道就没看到me吗?”黄其淋的声音传了过来,转了过去,看见他一脸无奈,还跳了几下。“什么幂,杨幂啊!”敖子逸从地板上起身,走到我旁边来。“me,m——e,me,我呀。”黄其淋说完还不忘指了指自己。
  “你们的英语是数学老师教的吗?你们在这里争了半天,难道就没看见我走进了练习室吗?从我一进练习室,你们在这争社长争得没完没了!”说完,他一把推开徐浩扬,接着说道:“根本没有人关心一下我!难道,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不存在的吗?我好伤心,我好难过,我好冷!”话落,他走到黄宇航面前,“黄宇航,抱紧我。”结果,一下子被黄宇航推了过来,谁知道他居然走到我面前,说道:“程程,抱紧我!”无奈的一下子把他推开。他还不死心,跑到敖子逸面前“来,小逸,哥哥抱抱!”敖子逸像看见瘟疫一样,连忙跑到徐浩扬身后。“黄其淋,你是吃错药了吗?”敖子逸摇了摇头,像看到疯子一样的表情。
  “我们谈正事呢,你自己一边玩去,别来掺合。”黄宇航先发制人,不理黄其淋。“哼,我哪叫掺合,你看,你想当社长,程程也想当社长,你看,我一个做社员的,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舞社更不能一日无老大。所以,我们今天训练前,还是先把社长决定了吧。你们,作为舞社最拽黄其淋的idea,是不是超赞呢!”说完,他疯狂的扭动着身体,让人差点以为是从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疯子。
  “所以你说了半天,并没有什么用,社长该我来当。”看着黄其淋,我更加无语的说道。
  “该我来当!”黄宇航瞪着我,结果就是大眼瞪小眼。
  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但是,最后是黄宇航赢了,可社长却不是他。
  刚决定完社长,一脸无奈,却听见了一阵声音“你们说谁是新任社长。”黄宇航指了指自己,却又听见“无论你们刚才的结果是什么,我—才是舞蹈社的新任社长。”接着,天宇文学长走了进来。就是那个唱歌比赛第四名,拥有隔壁女校无数女生电话微信,屌爆天的天宇文学长!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黄宇航,“你抢啊,抢啊!”笑着走到敖子逸旁边。
  “天…天宇文学长!”黄宇航惊讶地说道。
  “我才是舞蹈社的新社长。”天宇文学长指了指舞蹈社,又指了指自己。
  “天宇文学长你不是跆拳道社的吗?怎么有空来理我们舞蹈社的事情呢?”黄其淋好奇的望着天宇文。
  “谁允许跆拳道社的不能加入舞蹈社的,你们社长不是刚毕业吗!我就想,我下学期九年级,不就补了社长空缺了吗?那舞蹈社,我干嘛不加?”天宇文学长一脸凝重,果然是超拽学长。
  “加!加的好,省得他们争!”敖子逸笑嘻嘻的说道。
  “我做社长,谁有意见。那么就那么定了,我最讨厌你们这群七年级的小鬼了!!”说完,天宇文学长刚转身走了过去,黄宇航立即做了一个鬼脸,碰巧天宇文学长刚转身过来,差点看见。“舞蹈社我不会常来,但这舞社内的一切事情,都得听我的!有什么事情,去九年级二班找我!”说完,便转身走了。
  黄宇航只好抱怨几句,不甘心的走了过去。我望着天宇文学长走的方向,心想:有一天,我也要像天宇文学长一样霸气!
  最后,舞蹈社的新任社长就是天宇文学长。
  几天后————
  来到练习室,开始训练,然后到结束。训练完之后,躺在沙发上,头趴在黄宇航的腿上。如果你问我,我和这个家伙的关系怎么会变得那么好,那么先让我回忆一下:
  几天前,走在大街上。路过一个公园,看见了黄宇航。而黄宇航则在拼命的跑着,仔细一看,他的后面跟着一个拳头般大小的老鼠!!哦买噶,我竟不敢相信黄宇航居然怕老鼠。本想着直接走掉,看他那么可怜,然后帮他赶走那只灰色老鼠。
  我竟不敢相信一个比我高半个头的男生居然怕一只老鼠,还是小老鼠。后来,他很感谢我,虽然威胁我不准把这件事说出去,但是以后保证绝对不欺负我。
  “噗嗤——”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出来。
  “程程,你在笑什么,还有,你和黄宇航什么时候关系你们亲密了!”这声音肯定是黄其淋那个逗比发出来的。
  “黄其淋,你话好多,再说一句废话我就把你裤子扒下来。”黄宇航盯着黄其淋几秒之后继续看手机。
  “航航,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好难过,我好伤心,扬扬,来,抱紧我!”黄其淋刚走过来,就被徐浩扬闪开了。“小逸,乖,跟哥哥买糖去。”说完,马上朝敖子逸扑了过去。“哎哎,黄其淋你别过来,再过来我要报警了,你再靠近一步试试!!”然而,敖子逸的话并没有太大作用,黄其淋还是面不改色的扑了过来。
  “小逸,来,哥哥抱抱,带你去买糖。”说完,黄其淋笑嘻嘻作势要抱住敖子逸,谁知道徐浩扬悄悄的把一个瓶子放在地板上。
  “砰——”庞然大物落地的声音。
  “不跟你们这群坏人一起愉快的玩耍了!”黄其淋努了努嘴,一脸幽怨。接着拿起手机,突然惊喜的说道:“听说隔壁女校的郑梓琪学姐是校花,不知道这个微信号是不是她的!”
  “郑梓琪学姐是喜欢马思远学长的,哼,你嘛,估计没希望了!”黄宇航对着黄其淋当头一棒的灵魂攻击。
  “可马思远学长不喜欢郑梓琪学姐!”黄其淋反击道。
  “那还是天宇文学长!!”我笑嘻嘻的对着黄其淋又是灵魂上的一击。
  “你说天宇文学长知道你勾引郑梓琪学姐会是什么样子?”徐浩扬一边对着镜子练习跳舞一边对着黄其淋说道。
  “这样做是不对的,你们怎么可以欺负黄其淋!”这个时候敖子逸鼓起嘴巴不服的说道。
  “还是小逸好!”黄其淋发出一声感慨。
  “你们应该直接把他送到天宇文学长面前才对!”敖子逸接着说道。
  “你们都走开,坏人!”黄其淋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所有人相互对笑,几个人在一起谈天说地的真好。
  “这个月为什么徐浩扬才来一次?”转过头问问黄宇航。黄宇航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宝马娱乐bm7777,00

人们常说“瑞雪兆丰年”,不仅是因为它可以充当庄稼的“被子”,还因为它可以成为庄稼的养分。

北平的暴雪没有如约而至,反倒是野风在无尽狂肆。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敖子逸突然想起了这句话,远远望去,乌泱泱的山间唯有几处灯黄。

他打着灯笼,又扯了扯大衣,加快了脚步,呼出的水汽仿佛即刻化成冰渣。

他迫切的想要回自己的炕上,全身的毛孔都在颤抖叫嚣着需要暖气。

这时,他发现门外卧着一个隆起的黑影…

01

他眯起眼睛,皱了皱眉,又是谁把垃圾丢在这里啊,算了,明天处理吧。

敖子逸推开门,掏出钥匙开房门,快冻成冰的手僵硬着没有知觉,差点把钥匙掉地上。

一进房门,脱下大衣,敖子逸舒坦地喟叹一声,又活过来了!

暖暖和和地睡了一夜,明天星期日!懒觉懒觉!

02

光亮的阳光映照大地,松软厚实的雪上平实的只有几个小鸟爪印。

屋舍外头孩童嬉笑打闹的声音,吵醒了家家户户熟睡的百姓。

“.…..这里有个人诶!快来看看!”

“诶!真的!这么冷的天他好厉害,在雪里还能睡!”

“这是敖老师的家,我们去找找敖老师吧……”

紧接着,门被拍的抖落了一层雪,敖子逸穿着大衣迷迷糊糊地出来时,看见的就是两个雪人。

他愣了愣,就看两个雪人一抖,又变回了原身。

“啊!丁程鑫,黄宇航,你们俩有事吗?快进来暖和暖和!”

只见两人冻得有些发抖,手一指就是一个白色的小包,只是一边已经露出了些黑色的痕迹。

两人一指完,立刻跑进敖子逸家。我的衣领里好像进了些雪!啊好巧!我的也是!

03

敖子逸摇摇头,往小包的方向走去,这不是昨天晚上看见的垃圾吗?怎么,他们一早叫我清理?

走近一看,敖子逸才大惊失色,他慌忙把人抱起冲进房屋。

床上的人已经冻得嘴唇发紫,精致的容貌只让人觉得现在的她像是一个破碎的洋娃娃。

敖子逸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烧了!

丁程鑫递过来一杯暖姜汤,敖子逸赞赏的给了一个眼神,接过,小心翼翼地喂着。

那人微微皱起的眉头平缓了一些,敖子逸又放了好几个汤婆子在床上。

这时黄宇航已经把村里的老中医带了过来。老中医风尘仆仆,进来时还穿着粗气:“我说航小子,我这一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啊!”好不容易缓过气,抬头看看周围的环境,“咦,这不是敖小子那屋嘛,怎么?敖小子出事了?”他赶紧推门而入,敖小子不是好好地在这嘛?

“张大夫,”敖子逸一见张真源到来,立即起身行了一礼,“麻烦您看看她,可能从昨天开始就一直睡在屋外……”

“什么!”张真源老当益壮,三步并两步就到了炕边,一摸额头!嗬!这温度!“敖小子,赶紧把这药去煮了,快快快!”说罢就从随身带的小箱里递过去三包纸包。

经过几人的一番努力,终于把人救回了一条命,虽然其中闹了个小乌龙……

黄宇航走的时候还一直问丁程鑫:“程程,那人那么好看,怎么就是男孩子呢?”

丁程鑫白了黄宇航一眼,径直朝前走了。

黄宇航立马追上去,笑得一口大白牙:“诶,但是最好看的还是程程你啊!”

“.…..”丁程鑫表示我不想说话并且还想揍你,我美?我那是狂拽酷炫帅好吗!!

04

数十年后,又是一个下雪天。

敖子逸微微抬手,肆虐的大风就缓缓停了下来,可是他眼中的风暴依旧翻涌难息。

黄其淋,呵,黄其淋。

05

本文由宝马娱乐bm7777发布于中华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男生学院练习室 ——中二练习室

上一篇:【流年】你说你到底是谁(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